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生日
    顿时,梁果就认为自己的书发错了,因为里面全都是自己不认识的人的文章,梁果放下了自己的语文书,便问他的同桌:“同桌,让我看看你语文书?”

     梁果的同桌是徐娜,一个可以和他们班的刘小倩同为班花的女生,不过这个徐娜向来低调,性格文静,不像刘小倩那般喜欢和男生们打成一片的。徐娜看着梁果,那秋水般的眸子煞是好看,看得梁果怦然心动,梁果心中暗道:“怎么以前就不觉得徐娜很漂亮呢?哎,失策失策啊,自己真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啊,咳咳用词不当。”

     在梁果呆呆地想着自己的小心思的时候,徐娜眨着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梁果一直看着自己,不由双颊飞上一抹红晕,顿时嗔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呀。”

     这一句话登时把正暗怀自己小九九的梁果给拉回到了现实里,梁果一笑道:“是啊,没见过小娜这样的大美女呀。”

     徐娜本来脸色微红,一听到梁果这话,腾地满脸通红,顿时不看梁果了,害的梁果讨书未果,他也知道自己玩笑开过头了,徐娜本来就是那种娇羞的小女生,被自己这样一句话,那会给自己好脸色那才怪呢,于是梁果只好向后桌借了一本语文书,认真的翻开看了起来,看了片刻,梁果就再次震惊了:“这和我新发的语文书里的内容都是一样的啊,难道自己重生回来的世界和以前的世界是不一样的?”

     忐忑地上完了这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梁果便飞快冲出了学校,“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在回家的路上,梁果骑着自行车边走边想,“对了,网吧!学校附近有几家黑网吧,只要掏钱就能进了,我中午吃完饭,早早来学校,然后去网吧查一下现如今我重生过来后的这个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世界!”

     打定主意后,梁果脚下的自行车不由蹬地更快了。

     不一会儿,到家了,看着自己熟悉的家,梁果不由暗自松了口气:“幸好,家还是我的家。”

     看到了自己的父母后,梁果更是放心了,大呼一声:“耶!”看得梁父梁母心中奇怪,彼此相视一眼,也没往心里去。

     匆匆吃过中饭,梁果跟爸妈说了一声,便往学校了,梁爸梁妈也不为儿子这么早就去学校担心,因为以前梁果也总是这样早早就去学校了,他们都觉得儿子贪玩也没什么。

     骑自行车,梁果来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家黑网吧,自己兜里还有早上母亲给的零花钱。这所谓的黑网吧,其实就是学校附近的居民,在自家开的一家小网吧,在十一年前的清河镇,也就是2006年时,这些类似的小网吧还是挺多的。

     跟老板交了一块钱的一小时上网钱,那个时候一块钱就能上一个小时的网,不像现在都已经翻倍了。梁果只能上一个小时的网,因为两点半就要上课了,这时的网吧里也都是清河一中的学生。

     用了半个钟头,梁果算是大概了解了这个自己重生后来到的这个世界了,这个世界和梁果重生前的那个世界不一样的地方是,自己的国家变成了华夏国,还有梁果刚才一通搜索,他还发现这华夏国的历史和自己的那个世界的历史基本一样,就是期间的出现的那些文学作品不一样了,什么《三国演义》、《水浒传》等这些经典文学名著,这个世界都是不曾出现的。总而言之,统而言之,既然那些文学作品不曾在这个世界出现,这也就是梁果利用重生的优势开启他的逆天之旅的好时代了。

     梁果不仅在文学作品上发现了不一样之处,而且但凡是在文化方面,所有的一切几乎都不一样,当然也不一定是文化,比如这个国家的名字就和前世不一样,梁果还粗粗搜索了一下娱乐新闻,也是和前世不一样,那些前世的流行歌曲,这里一首也无。

     直到在电脑前忙乎了一个小时,梁果更加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所想,他觉得这不会是做梦吧,于是梁果在出了网吧之后先就是对着自己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一口,最后疼的他嗷的嚎了一声,梁果却是满脸兴奋,赶快骑着自行车向学校赶去,一路上,梁果大叫道:“老天果真不负我!”惊得在路边觅食的几只土狗纷纷乱窜。

     到了学校,刚进班,这时班上已经来了不少人了,梁果坐在座位上,将书包放在课桌上,准备从里面掏书,这时只见姜武兴冲冲地跑了过来了,手中还拿着一本看似是杂志的东东,一来到梁果的座位,便道:“嘿,果果,听说了吗?”姜武说完,竟然还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梁果一笑,道:“听说什么啊姜大官人?看把你喘的?”梁果一面说,一面掏书。

     姜武呼哧过后,笑着说:“我这不是急吗?你……哎我说果果你掏书干嘛!”

     梁果闻言,有些不解地看着他,姜武笑道:“下午又不上课,老班不是说了,要我们下午搬到初三的教室了吗。”

     梁果一听,也确实是这么回事,就把掏出一半的书又给塞了进去了,然后看着姜武,听他又道:“我听咱班的人说,下午放学有谁愿意去徐娜家的话,可以去徐娜家吃饭,今天她生日啊!”

     梁果一听,扭头看了看自己旁边的座位,来时没仔细看,这时才看到原来徐娜还没有来学校,猛然他就想到一件事,自己在“前世”时,记得徐娜也是这时候过生日了,自己因为没钱就没有去她家,因为去人家家总得买礼物吧,他就没去。这时,上下打量了一下姜武,低声道:“那你准备给徐娜买什么礼物啊?”

     姜武难得羞赧地脸红了,说:“徐娜放出话了,不收礼物的。”

     梁果一听,不收礼物?自己前世时怎么就不知道呢?不过不收礼物的话,自己岂不是也可以去搓一顿了,于是梁果看着姜武,姜武也看着梁果,两人不怀好意嘿嘿笑了起来,二人心中同时想的一件事就是:能够搓一顿啦!

     “哎对了,果果,我听说徐娜的爷爷可是一位大学者呢!”姜武突然神神秘秘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