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谢天之舞
    燕遥觉得洛赤华真是太任性了。

     不过他是太子,他有本钱任性。

     她暗中撇嘴,将鸡肉喂到了洛赤华口中后,才忽的想起来,他们两个竟然用同一双筷子吃了饭,前几日还用同一个酒杯喝了酒!

     使不得啊使不得!

     这种亲密的行为一般夫妻都未必会有,她怎么可以犯这种错呢。

     既然这筷子他用了,那便只给他用吧。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的燕遥立刻又挟了块鸡肉,等着尊贵的太子殿下张开金口。

     洛赤华却是自己倒了杯酒,浅浅啜了一口,命令道:“你吃。”

     燕遥不想吃,不想再沾到太子殿下的口水,于是便摇了摇头道,坚决道:“我不吃辣。”

     洛赤华道:“吃虫?”

     燕遥立刻便将鸡肉吃了。

     “在你之前,我曾与两位女子单独吃过饭。”

     洛赤华饮尽杯中酒,在指尖把玩着小小的白玉杯,垂着眼慢声道:“你猜是谁?”

     燕遥心里十分不愿配合他,却也不得不配合。

     他让她猜,便是觉得她能猜个大概,他说了不让她装傻,那她便不能装傻。

     这个问题燕遥不用想便答了,一个是他那侧妃,另一个便是她的姐姐燕姝呗。

     答完她便怔了怔,前世只听说太子荒淫无道,他却只有一正一侧二妃而已。

     洛赤华瞟到了她的怔,却没有留心,只是说道:“我也像对你这般对的她们,你猜她们表现如何?”

     与我何干!

     燕遥很想吼他一句,但她只是叹了口气,恹恹道:“你那侧妃一定是吓坏了,我姐姐最是知书达礼,定然是温言相劝再婉言拒绝。”

     说完燕遥不自觉的撇了撇嘴,说什么知书达礼,应是最虚伪最恶毒才是。

     她的表情被洛赤华尽收眼底,却并未表示什么,只淡淡道:“你比我想像中还要聪慧,吃饭罢,吃完带你看虫。”

     “我不想看虫。”

     燕遥刚将青菜挟起来,一听虫字,便似乎看到青菜上趴了虫,立刻又将青菜扔回碟中,气哼哼的鼓着腮。

     洛赤华淡淡瞟着她道:“你可真是愈来愈放肆了。”

     “我明明是越来越乖了。”

     燕遥低头扒了口冷了的白饭,好在饭虽冷,米却香。

     她确实觉得自己现在乖巧了许多,刚见面那时她还敢咬他踢他呢,现在呢?他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她顶嘴,洛赤华似乎也没生气,只是道:“不想看虫便将那日的舞跳一遍我看。”

     燕遥嘴里含着白饭,目瞪口呆的望过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居然让她跳舞,还跳那个活蹦乱跳的祝寿舞?

     大抵她的样子太难看,洛赤华眉头便皱了起来,低喝道:“闭上嘴!”

     燕遥便闭了嘴,艰难的将饭咽下去后,以十分诚恳的眼神,十分诚恳的语气对着太子殿下说道:“殿下,您要是想看跳舞不如去看我姐姐跳,她那飞天舞跳的跟真要飞天似的。”

     洛赤华不为所动,冷然的望她。

     燕遥脸揪了揪,继续道:“您要是喜欢喜庆热闹的,我姐姐还会跳一个祝火舞,她穿上那件火焰似的大红裙子,美得跟火焰似的……”

     她在洛赤华冷然的眼神中失了方寸,惊觉自己有些语无伦次时立刻便闭了嘴垂了首。

     “说啊,继续说。”

     洛赤华声沉如水,带着厚重的浪,缓缓的辗压而至。

     “飞天舞跳得要飞天,火焰裙美得像火焰,还有什么,继续说!”

     浪至人窒,燕遥吞了下口水,静默了片刻后抬起脸来,喜盈盈的说道:“殿下您要现在看还是稍后看?”

     “藏九说你是个贱皮子,你果然是个贱皮子。”

     洛赤华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看着燕遥霎时铁青的脸,悠悠道:“吃,吃饱了去湖边跳,要藏九替你打鼓。”

     诶?他竟知道祝寿舞是配鼓的?

     燕遥思绪立刻便被拉了回来。

     祝寿舞一般只在民间为年岁较大的人而跳,一群衣饰鲜艳的孩子,手脚带着铃铛,配合欢快的鼓声,跳一曲热闹而欢快的舞蹈。

     那舞在燕遥看来并不好看,只是图个热闹罢了,她这个年纪跳来便是滑稽了。

     但太子要看,必须要跳,纵是她磨蹭了再磨蹭,饭也有吃完的时候,还因为要蹦跳而不能吃太饱。

     她扒了半碗饭,将桌上十几道菜都尝了,洛赤华却只吃了一口而已。

     她今日穿的是浅碧裳,淡紫裙,头发松松绾着髻,为了跳舞后不变成疯婆子,她便拆了发环,将长发编成了大辫子。

     她与洛赤华到了湖边时,藏九已等在那里了,她身前有鼓,还是极大的军鼓,敲起来地面似乎都跟着震动着。

     燕遥便随着那时而快如骤雨,时而半晌不闻的鼓点,尴尬的跳了起来。

     她跳了许久,洛赤华也不叫停,藏九也愈发的胡敲乱打起来。

     再这样跳下去半条命可就累没了!

     燕遥忽的停了下来,径自向藏九走去。

     “你起开。”

     她呼吸不稳,胸脯急剧的起伏着,给了藏九一个大大的白眼。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藏九见洛赤华只是倚着树身没有出声,便嘟囔一句站起来退到了一边。

     燕遥先是试了试鼓的坚韧度,趁机调整了下呼吸,然后便拿起了大大的鼓锤,盈盈跳到了鼓上。

     鼓下有架,离地三尺有余,燕遥上去后,先是垂手闭目仰面向天,静静站了片刻,随着一声悠长飘渺的清啸,绵绵如潮的鼓声随之响起。

     她以足踏鼓,鼓声便轻快愉悦,以锤敲打时,便沉厚而热烈,她旋转踢腾折腰,轻灵如蝶,她啸声如歌,如天籁降临。

     彼时阳光正烈,透过柳枝落下点点光斑,似也在随着她而旋转跃动着,她笑靥如花,美的惊了凡尘。

     她跳的,是紫川用来庆丰年的谢天舞。

     她有幸在紫川过了一个年,在一片极大的广场上,在一堆堆熊熊篝火间置着九面大鼓,离地足有丈高。

     纯洁的,美丽的少女们站在高高的大鼓上欢快的跳跃旋转着,那真挚的,热情的笑脸,足矣感天动地。

     燕遥是没资格去跳的,但她喜欢这舞的热烈明快,她便留心记下了,有些没记住的地方,她便自行增减,跳出了一场别样风情的谢天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