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欺上瞒下
    在燕姝眼中,世人各有各的愚蠢,高贵如太子,低贱如仆婢,皆不能免除。【零↑九△小↓說△網】

     她觉得洛赤华根本是个不懂情爱之人,在他心中,只有需要和被需要而已。

     他需要世人仰望他,需要他,视他如神,她便也是那般做的。

     不过她自认比其他女子更有优势,一个倾国倾城,家世极好的少女视他为神,岂是那些凡女可比的?

     燕遥便在凡女之列。

     只是她还是来了,尽管太子背对着她,她依旧不敢脚步匆匆,怕失了一丝一毫的完美仪态。

     她到的便迟了些,燕遥被洛赤华高大的身子遮的严实,她只见到雀儿被他掐在掌中生死不知。

     之后便是太子怒而摔人甩袖而去,雀儿昏迷,燕遥半边脸上都是血,她便安了心,吩咐婢女将两人送了回去,又唤了大夫,之后便是禁足。

     “得让妹妹好好学学规矩,免得以后再冲撞贵人,今次是太子大度,换了他人,可能便会性命不保,说不定还会连累候府。”

     燕姝这般一说,周氏深以为然。

     “让她好好的学,与教习们打声招呼,万不可对她有半分松懈。”

     燕遥便只能困在园中,由于手上有伤,便免了写写画画,练琴跳舞之外,最重要的是学习礼仪。【零↑九△小↓說△網】

     明明她前世早已过关的行止,今世被挑剔的体无完肤,不停的重复着各种再标准不过的动作。

     她感觉自己被刻意为难了,可是为什么呢?明明洛赤华都替她遮掩过了,难不成燕姝还以为她特地去勾引太子的?

     那一日的发生的事,直过了两天她还有些迷糊。

     洛赤华不但替她遮掩了,还悄悄塞了一瓶极好的伤药给她,那看似用力的一摔,实际上只是作个样子,他还摸了下她的脸,抹了她一脸的血。

     她记得他看她的眼神,是带着怜惜的,像看着一只可爱的,稀有的小兽。

     她想到他抚在脸上的柔,再想到他钳在雀儿颈间的狠,突然觉得他很可怕。

     前世,她与他寥寥数面之缘,连话都不曾说过半句,他的恶名便离着很远。

     今世,她与他曾紧密相贴,近到呼吸相缠,他浓密的睫毛那般长,那般硬,剑似的根根刺心。

     这得是个多么强硬冷酷的人,才会连睫毛都生的那般锐利,隐带杀气。

     燕遥便突然打了个冷战,觉得一定要离他远些再远些才好,最好从今以后永不相见!

     ---------

     燕遥被逼着学礼仪,每日被呵来斥去,时常要将一个姿势维持半个时辰,一日下来,累的腰酸背痛,晚上只要沾了床便死也不肯起来。

     她正趴在床上叹气,有人自行开门进了屋子,由脚步声中便知是雀儿。

     雀儿拿了活络油来,走到床边掀被撩衣,没等燕遥说话,清凉的药油已抹在了腰上,乍凉便暖,玉儿暖暖的,小小的手已轻轻的揉捏起来。

     燕遥回手抓住雀手手腕,转首叹息道:“不是叫你好好养着么,怎么不听话?”

     雀儿颈上有大半圈泛青的淤痕,由此可见洛赤华下手有多狠,若不是燕遥,怕是他会直接捏碎了雀儿的颈骨,可若不是燕遥,她也不会受这无妄之灾。

     她不过是瞪了洛赤华而已,差一点便丢了小命。

     燕遥十分愧疚,要她好好休养着,打定主意等雀儿伤好后便送她回去,不管怎样也要送她回去。

     这不过才过了一日,雀儿便起了床,还想要照顾她,更是让她愧上加愧。

     “快回去歇着。”

     燕遥板着脸坐了起来,两手向外推着雀儿。她这屋中婢女来来回回甚觉吵闹,便让雀儿在厢房休养,还特意挑了两个人照顾着。

     “我已经没事了小姐,一点小伤不碍事的,今日看到教习一直难为小姐,小姐的腰一定很痛,雀儿帮您揉揉吧。”

     雀儿原本清清脆脆的声音变得嘶哑,上下眼睑都微微浮肿着,小脸也很是苍白,气色看起来十分的差,就连笑容也觉涩然。

     “你看我干什么,歇你的便是,一个老刁妇能把我如何了?”

     燕遥又怜又气,语气便生硬的很。

     怜的是雀儿,气的是教习。

     那一脸刁妇相的老婆子非要在院子里教她,还时时呵斥,想必雀儿因此不安,便也无法休养。

     她不欲刚一回府便惹出太多事端,便忍了下去,想不到又连累了雀儿。

     “你以后不准管我的事了知道吗?”

     雀儿没有应声,便是没有答应。

     雀儿在她面前从来没有阳奉阴违过,一便是一,二便是二,不答应的事要么直接拒绝,要么便不言不语,这一点让燕遥颇为头痛。

     她便轻揉额角,觉得头真的隐隐痛了起来。

     雀儿一见,伸手便要相替,燕遥无奈的摇了摇头,将身子挪到了里面,一手举被,一手拍着身边的空处道:“什么也不要做,快来歇息吧。”

     这回雀儿没反对,高高兴兴上了床,还将小脑袋搭在了燕遥肩上,几乎是刚搭上便睡着了。

     可怜的娃~

     燕遥以颊轻轻蹭了蹭雀儿的发,含了丝怜爱的笑闭上了眼睛。

     ‘咕噜噜,咕噜噜~~’

     似梦非梦中,燕遥突然被一阵奇怪的声音吵醒,她睁眼细细听了好一会儿才确定,那声音是雀儿肚子发出来的。

     “我不要肉……”

     “……馒头就行……”

     雀儿发出含糊不清的呓语,偶尔吧唧两下嘴,像是在讨吃的。

     燕遥的眉慢慢的皱了起来,越皱越紧,眼睛却越来越亮,越来越亮,看来有些事该做的还是要做的。

     如果事实真如她猜测的一般,那些她派去照顾雀儿的丫鬟连饭都没给她吃,那就别怪她耍小姐脾气!

     欺下瞒上这种事燕遥最是厌恶,真正处理起来,便也不会客气。

     既然要处理,那便连自己的事也一并处理了罢。

     她原本是想忍着那难为自己的教习,现在想想,却也没那必要。

     她前世装的那般乖巧伶俐,也没得到过谁的青眼,这一辈子何必换个方式继续伪装。

     正好,她也要借此机会看看,自己这个在乡野长大的嫡次女,在候府中到底有多少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