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何必如此
    燕遥急着去看雀儿,古怪女子却是不肯的,直接点了她的穴道向身后一扔,翻墙而去。

     女子背着燕遥在暗巷里转来转去,不多时便到了一间宅院的后门,依旧翻墙进了,将燕遥扔到一间屋前,伸手解开了她的穴道,转眼间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整间院子都是没有灯火的,燕遥站在紧闭的门前皱起了眉头。

     那日见过洛赤华后,没多久她便有了被窥伺的感觉,不同于婢女们的鬼祟,那是一种隐藏的极深处的,让人根本无从追踪的窥伺。

     她也不清楚是不是自己多心了,只觉得还是谨慎些好。

     洛赤华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向势在必得不容别人染指的,前世时燕姝曾显摆过太子的‘关爱’,说太子一直派了高手在暗中保护着她,还是那种来无影去无踪的高手,若谁敢对她不敬或是对她有非分之想,便只有死路一条。

     那日洛赤华看她的眼神便有视她为禁脔之态,她便额外留心起来,这也是她这几日不愿发作的原因。她想看看自己的感觉对不对,如果是自己想多了,那便真是太好了。

     可惜,她似乎猜对了。

     她盯着那扇紧闭着的,死气沉沉的门,心也一点点沉了下去。

     她觉得自己还是想的太少做的太少了。【零↑九△小↓說△網】

     洛赤华敢在夜里将一个候府小姐掳出府来,还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做的。

     万一他真像传闻中那般,尤其喜欢未长成的少男少女,那她今日怕是凶多吉少。

     在这样一个人面前,连以死相逼都是没用的,怕是她今夜死了,家人连她的尸体都找不到,又如何能找到他头上去,便是知道是他做的,以她对家人的了解,怕是不用他做什么,便会自觉的将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毕竟候府的门面是燕姝,她燕遥,无足轻重。

     有那么一刹,她想转身便逃,但这院中,被窥伺的目光无处不在,她不愿做无用之功。

     于是她便将心沉了又沉,沉落心湖之底,面上在不泛一丝涟漪后,她便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

     屋内传出洛赤华沉厚的声音。

     燕遥无声一叹,轻轻推开了门。

     屋里很黑,她便在门口处停住,想适应一下眼前的黑暗。

     “关门,过来。”

     洛赤华却不给她机会。

     燕遥抿紧了唇,心跳突然便失去了控制,她两手紧紧绞着衣袖,很想转身便跑。

     “过来!”

     洛赤华声音中微微带了怒,便有着令人不可抵抗的煞气。【零↑九△小↓說△網】

     燕遥暗暗长叹一声,一咬牙,反身关门,在一片黑暗之中向着声音发出处大步走了过去。

     方才她已隐隐看出他的轮廓,他坐在桌边,似乎正在饮酒。

     她便直直走到桌边,凭感觉准确的摸到了酒壶,在他酒杯落下后,一手握壶一手捏杯,凭感觉斟了大半杯,轻轻递了出去。

     洛赤华准确的接了,仰首喝干,杯子直接塞到了她手中。

     她斟酒,他喝酒,一壶酒喝空后,燕遥的心已从狂跳中恢复了正常。

     她放下空了的酒壶,从桌上端起另一壶,继续无声的斟酒。

     斟酒,饮酒,斟酒,饮酒……

     两人一直重复着,沉默着,酒壶空了便从桌上再取一壶。

     曲线优美,入手滑腻清凉的玉壶,桌上摆了十几个。

     “陪我喝一杯。”

     洛赤华将酒杯准确的递到燕遥唇边。

     燕遥想说她不能喝酒,一喝便醉,醉了便不知自己会做些什么。

     但她什么也没说,洛赤华的态度是不容拒绝的,怕是她说了,他反倒会强行灌下去,风度这个东西,不曾听说他有过。

     她便默默就着洛赤华的手,用他一直饮酒的杯,将一杯入口辣舌,入喉凛冽的烈酒喝了下去。

     “咳!!!”

     酒一入喉她便呛咳起来,前世今生她都不擅饮酒,更没喝过烈酒,如今这酒便像是火,由口一直烧到胃中。

     她咳的蹲在地上蜷成一团,满面通红,泪花闪闪。

     一只大掌轻轻抚在她的背上,一只酒杯凑到她唇边,他说:“喝杯酒顺顺气罢。”

     “……”

     燕遥气管内火辣辣的痛,顺手推开了洛赤华的手,捂着嘴咳嗽不止。

     洛赤华突然伸手一拉,将毫无防备的燕遥拉入怀中,在她呆怔中,将一杯酒喂了下去。

     后来,燕遥依稀记得自己又被灌了两杯,之后发生了什么便如失忆般忘的干干净净,怎么回去的就更不知道了。

     她足足昏睡了一天,傍晚时醒来只觉得头痛欲裂,雀儿正坐在床边泫然欲泣。

     “你怎么了?”

     燕遥一开口便发觉喉咙又干又痛,她拿开额上的湿布巾,撑起身子接过雀儿递过来的蜜水喝了几口,觉得喉咙舒服些了,脑袋却重的像塞了秤砣,稍一动弹便是一阵钝痛。

     “小姐你昏睡一天了,昨夜是谁让您喝了那么多的酒?”

     雀儿扶着她慢慢躺回去,小脸上全是自责,若不是自己不中用,怎么会一点小伤就昏昏不醒,直到日上三杆了才发现小姐仍在昏睡,那些婢女一个个也不知为什么怪怪的,像做了什么十分见不得人之事一般。

     燕遥并不知道那些,她只是突然找出了些记忆,之后便脸色发青,想起来的越多,脸色便越难看,到最后竟是轻轻颤抖了起来。

     “小姐小姐,您怎么啦?”

     雀儿被她的样子吓到了,一时间手足无措,憔悴的小脸上裂痕闪闪。

     燕遥瞟到雀儿的样子,心忽的便是一沉。

     不久前,雀儿还是珠玉似的一个人儿,每日欢欢快快的吱喳着,像只活泼的雀,如今跟她回府还不到一个月,便憔悴如厮,发乱着,眼肿着,颈上青黑,两日未见,整个人便瘦了一圈。

     “过来。”

     燕遥声间嘶哑,待雀儿坐在床边时,她握住了雀儿的小手,面沉如水的说道:“雀儿,你还是不肯回去吗?”

     雀儿点了点头。

     “为什么?”

     这个问题燕遥想问了许久,不问,是因为答案映于心底。

     雀儿道:“我家公子让雀儿陪着小姐,雀儿也喜欢陪着小姐。”

     果然,答案如她所想。

     燕遥闭上了眼睛,有些疲惫的喃道:“何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