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一起吃饭
    燕遥被扔回床上时雀儿脸朝下趴在被子里还昏迷着,藏九向她飞了个媚眼,转身潇洒的摆了摆手,如入无人之境的走了。

     燕遥叹着气将雀儿翻过身来,替两人盖好被子,无奈的睡下。

     她觉得雀儿很悲哀,她自己很悲哀,候府也很悲哀。

     一个女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想打人就打人想下药就下药,候府小姐说掳就掳了,那么是不是说如果这个女人想灭了候府,也只是挥挥手的事?

     悲哀,真是悲哀!

     燕遥怀着满腹悲哀睡了,梦里一时是洛赤华冷笑的脸,一时是翻滚的蛇虫,一时又是始终将自己包裹于黑衣黑巾中的藏九,她拿着根小树枝,不停的戳她的身体,命令她快爬快爬……

     她悲催的将自己梦成了一条虫!

     第二日醒来后,雀儿已打好了水,帮她梳洗时一直欲言又止的,当她问时,又什么都不肯说了。

     雀儿不说正合燕遥心意,她很怕雀儿问她打昏她的女人是谁,好在雀儿没问,香巧似乎也没说出去。

     梳洗好了,雀儿便去端了早餐来,两人一同吃了,燕遥便去院中散步消食,这一出门,立时便觉得不对了。

     她这院子里也太安静了吧,怎么一个人影都没有?

     全逃跑了?

     “她们都病了,大夫说是惊吓过度,除了厨房里的,一个个都昏昏沉沉的直嚷着有鬼。【零↑九△小↓說△網】”

     雀儿眼里一片迷茫,总觉得这几日发生了许多她不知道的事,只是她没处找答案罢了。

     惊吓过度?我这院里有鬼?

     燕遥先是吓了一跳,瞬间便想到了源头。

     她这院里可不是有鬼么!

     一只叫藏九的女鬼,背后有只叫洛赤华的鬼王!

     他敢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就那般有恃无恐?

     “叫大夫好好给她们看看。”

     燕遥顿时便失了闲晃的兴趣,回屋后恹恹的躺了,拿了本书只翻了一页,直勾勾盯了一上午,直到肚子咕咕叫了,她这才回过神来。

     “雀儿雀儿……”

     她连唤几声没人回答,一抬眼,便看到不远处的藏九。

     光天化日下,她也穿着一身夜行衣,露在外面的眼睛弯成月芽,似乎十分得意。

     “候府现在可真热门的紧哪,到处张灯结彩的,各个院子都住满了人,就你这里清净的跟鬼院似的。”

     藏九闲聊似的说着话,慢吞吞走到了燕遥身边。

     “你想干嘛?”

     燕遥立刻跳起来摆出防守的架式。

     藏九鄙夷的瞧了她一眼,抱着手臂说道:“啧!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就别在我眼前现眼了,主子让我来接你了,你是自己走呢,还是我拎着你走?”

     燕遥翻了个白眼,决定好女不与恶女斗,遂丢下书本,骄傲的一扬小脑,“我自己走!”

     “乖,姐姐喜欢识实务的。”

     藏九像摸小狗似的拍了拍她的头。

     燕遥嫌弃的拍开她的手,皱着眉道:“你把我的婢女怎么了?”

     藏九道:“快活散。”

     快活散?

     燕遥也没听过,这名字邪气的很,也不至于让人见鬼吧。

     “这散呀,心思纯净者无害,心中有鬼自然生鬼,别啰嗦了,主子等你吃饭呢。”

     藏九推了发呆的燕遥一把,嘟囔道:“我警告你,对我主子温柔些,体贴些,你若惹了他不高兴,我便扒了你的皮做灯笼,剐了你的肉喂狗,再把你骨头敲碎了扔到粪坑里,我这人一向说到做到,别以为我是吓唬你玩。”

     她声音不大,杀气却不小,燕遥脸白了白,喃道:“你既这般关心她,为何不自己去对他温柔体贴?”

     “主子对我没有男女之情,我做那些只会令他徒增烦恼罢了。”

     藏九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将燕遥向身后一甩,轻飘飘出了院子,翻墙而出。

     墙外停了辆普普通通没有标识的马车,车夫戴着大大的斗笠,穿着普通的青色短衣,她们出来时连头也没回一下。

     藏九将燕遥扔进车厢中,自己也跳了上来,马车便隆隆行驶起来。

     上车后藏九便闭着眼睛不肯再理燕遥,马车行驶了许久才停,藏九直接拎起燕遥跳下马车,却是到了一座树木掩映的庄园前。

     庄园建在湖旁,前门向湖,门前便是两棵垂柳,由外观看上去,只觉门户端庄,并不像是大富大贵之家。

     藏九有门不走,仍是翻墙入了。

     院只有两进,没有富丽的装饰,只是青瓦白墙,一片素雅。

     藏九直接将她拎入了后院正堂,然后将她往门口一扔,转身便走。

     正堂的门大开着,第一眼望见的便是张八仙桌,桌上有菜有酒,洛赤华正闭着眼抱臂倚在椅背上,他穿着黑色常服,衣缘处饰着朱红色暗锦,发以墨玉冠束着。

     他本是个阴沉冷峻之人,穿白都掩不下冷煞,如今穿了黑,倒显得和谐起来,映得他面色如玉,眉与睫愈发浓黑。

     听到声音的洛赤华并未睁眼,只是懒洋洋道:“过来吃饭,吃完饭带你去看虫池。”

     燕遥正闻着香气走到桌边,闻言打了个跌,霎时便不想吃饭了。

     “要么先带你去看看?”

     洛赤华微微睁开眼睛,下巴一点,说道:“不想去就快些给我布菜,我饿着呢。”

     饿着不会自己吃?怎么不叫人喂你吃呢!

     燕遥腹诽着,面上却是带着丝浅笑,拿起筷子挟了根青菜放在他面前的碟里。

     洛赤华看了一眼道:“我不爱吃青菜。”

     你不吃我吃呗!

     燕遥给洛赤华换了个新碟,挟了筷蜜汁酿鸭。

     洛赤华道:“我不吃甜的。”

     哎呀?燕遥给了他一个奇了怪的眼神,他这不吃那不吃的,这一桌子菜是闹着玩呢?

     桌上只有两只小碟,再没新的可换,燕遥便将蜜汁酿鸭挟到另一只里,又挟了筷酱鹿肉。

     洛赤华又道:“我不吃咸的。”

     燕遥柳眉倒竖,挟起鹿肉放进嘴里便嚼,顺手又挟了筷蒸鱼给洛赤华。

     她这一世在乡野待惯了,不知不觉间便丢了许多规矩。

     “我不吃鱼。”

     果不其然,又是这个答案。

     行,你不吃我吃!

     燕遥将鱼吃了,用就过自己口的筷子又挟了块筷辣炒野鸡肉,虚虚悬在碟子上方,只等洛赤华说不吃便送到自己嘴里,她喜欢吃辣!

     谁想洛赤华淡淡瞟了她一眼,竟是张开了嘴,命令道;“喂我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