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禁地良缘(二更)
    黑衣人岂能罢休。

     他此番来的目的便是要杀了这几大门派之人。

     鹤长生与幽泉老祖已经逃了,又岂能让花想容,李仁甫再逃。

     天魔解体,他又不是不了解。

     在他面前,花想容只能算是,小儿科罢了。

     他扬起手掌,无极魔气,跃然手上。

     “去吧!”

     只是一缕魔气,但是这一缕魔气,却能至宗师为死地。

     魔气在虚空中穿梭,似灵蛇飞舞,如电鳗遨游,灵活而又危险诡秘。

     花想容见魔气袭来,大呼不妙。

     “走!“

     她哼了一声,体内魔气,再次加快燃烧。

     在她的后面,黑衣人的一缕魔气,正积极追来。

     魔气有灵性,在这缕魔气之中,恍若存在着一双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花想容。

     花想容想逃,却怎么样也逃不掉。

     身后黑衣人的声音徐徐传来。

     邪恶又神秘,劝降着花想容。

     “花想容,你还是别逃了,把李仁甫交给我,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他的声音,邪恶神秘又带着丝丝诱惑。

     他的这种手段,花想容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

     她那死了的护卫便最是擅长此功。

     “天魔音。”

     花想容返声讥笑道。

     “阁下是魔功练蠢了吗?用这种小儿科的手段来,劝降。”

     说着她再次加快燃烧,一定要在魔气燃完全,甩开对方。

     黑衣人并不恼怒,在这追逐之中,他的心里又有了一丝不一样的想法。

     李仁甫这样的大宗师与花想容这样的宗师高手死了,那就太可惜了。

     这样好的材料不做成一对傀儡,简直是暴遣天物。

     他不急着致花想容死命,也不急着追她们,已经是瓮中捉鳖,又何必急呢?

     一个宗师还带着个累赘,怎么也逃不过他这大宗师的手心的。

     他开始操纵魔气,那一缕魔气在他的操纵之下更加灵活迅速。

     魔气像追逐猎物一般追逐着花想容。

     他宛若一头强大狮子,此时正在捕捉一只绵羊。

     当这只绵羊被追上的时候,他又不急着杀死绵羊,而是慢慢的戏耍,调戏,等待着绵羊精疲力尽的死去。

     这样的绵羊肉质才能最鲜美可口。

     黑衣人无比的享受着这次狩猎。

     狩猎的这种感觉,只有真正的强者才配的上拥有。

     花想容,背着李仁甫,四处躲避,对方的那种心思她已经有所察觉。

     “狩猎吗?”

     她呢喃自语道,再次加快速度逃跑。

     越过山丘,越过河流,一路疾驰,

     这沿途的消耗,让花想容精疲力尽,但是她不能放慢脚步。

     后面黑衣人跟着死死的她一旦慢了就会被追上。

     当狩猎的狮子,发现绵羊再没有一丝活力的时候,那就是绵羊的末日。

     前面已经是黑暗天坑,花想容再也没有一丝力气逃跑了。

     黑暗天坑,乃是蓬莱岛的一处奇地。

     在蓬莱岛的这些群山之中,天坑就好像是一个大漏斗,深不见底。

     当年,蓬莱岛的原住民视天坑为禁地。

     众多武林中人,以为无极魔珠藏在天坑之中,一个个往下查探,却始终到不来坑底,只得罢休。

     花想容背着李仁甫,此时已经身处绝境。

     逃已经是再也没力气逃。

     黑衣人,看着花想容一脸疲惫,知道收网的时候已经到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一路逃跑,逃到了这处禁地。

     一旦对方生存死志,跳了下去,那他这一番苦心就白费了。

     花想容死死的看着黑衣人,既然已经到了这天坑旁,她们只有两个选择了。

     要么,跳天坑死,要么死在黑衣人手中。

     李仁甫此时还在昏睡,与黑衣人的大战,让他耗费了身体中所有的能量。

     花想容感受到李仁甫的温度。

     她的眼中带着一丝丝柔情,脸上没有一点点悲伤。

     生不能同穴,死可以同葬。

     与李仁甫一起赴死,花想容想到,此生足矣。

     山石嶙峋,悬崖峭壁,无比黑暗的天坑此时便是两人最后的归宿。

     花想容带着阵阵笑容,毅然而然。

     黑衣人此时想要阻止花想容,却发现为时已晚。

     “呼!”

     花想容带着李仁甫,两人投入了这无比黑暗的天坑。

     黑衣人,站在天坑上,停止了脚步。

     天坑是禁地,他不能进去。

     ########

     翌日清晨。

     当天坑外的蓬莱岛,洗刷出昨日的疮痍,迎来他的新生时。

     花想容与李仁甫,也同样迎接着他们的新生。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天坑之下,是一条条暗河。

     随着暗河的流水花想容与李仁甫被冲刷到了一处神秘之地。

     花想容,睁了睁眼睛。发现此时她正处在一处神秘的地方。没有日光,却有着不同石头发出的光。

     这些石头,晶莹剔透,宛如一颗颗水晶,但是水晶怎么会发出如此柔和却又明亮的光呢花想容一阵迷糊。

     “难道这就是地狱?”

     她呢喃自语,又转了转头,发现李仁甫便躺在了她的不远处。

     李仁甫此时也已经醒来,但是强烈的痛楚,让他站不起身来。

     他勉强动了动,却发现他的身体好像被撕裂了。

     幸亏他已经晋升为大祖宗师,否则这等伤势,他早已经死去乐,哪还能像这样动一动,且保持神志清醒。

     花想容赶紧跑到李仁甫身旁。发现李仁甫还活着,她赶紧扶李仁甫坐起。

     她看着李仁甫,心中满是甜蜜。

     李仁甫被她看得不好意思,身体却又痛楚了起来。

     他咳了咳,喉咙带动着脸上的肌肉让他,痛苦不堪。

     “啊!”

     花想容见李仁甫这般,连忙为他疗伤。

     她盘坐于李仁仁甫后面,双手伸直开来,贴在李仁甫后背,头顶冒起阵阵白气。

     感受到,花想容的真气,李仁甫慢慢运功,身体之中残余的真气渐渐苏醒疗养着身体。

     花想容渐渐收功,李仁甫的真气既然已经苏醒了过来,那显然是比自己这个宗师给他疗伤更具效果。

     李仁甫运起自身真气,自丹田走任督二脉,再自二脉走至全身,身体大有好转。

     他运使天地灵气,洗涤自身,又以灵气,疗伤,大约一时辰后,伤势已大有好转,只是此时不能运使太多的灵力与真气,免得伤势反复,一身实力十不留九。

     花想容见李仁甫退功,知道他已大有好转,不禁发出内心的一笑。

     这一笑,百花嫣然,万物逢春。

     李仁甫突兀见到她这一笑不禁有点痴了。

     他再也忍不住,抱起花想容来,便是一阵亲吻。

     花想容对他有情他是知道的。

     这一次,他与那黑衣人打斗,情况是何等的凶险,他明显知道自己不是黑衣人的对手。

     花想容冒着生命危险将他从黑衣人手中救出,他又何必在扭扭捏捏不像个男子汉。

     花想容被他这一吻,吻痴了,她从来没想过,李仁甫会主动吻她,而且吻得如此激烈。

     她热情的回应着,这番情景不正是她一直期望着的吗。

     两人一吻便是天长地久。良久之后,当两人都呼吸不过起来。

     李仁甫,深情的看着花想容。

     “待到我们出了这蓬莱岛,我就向师傅说明,赶往魔宫提亲。”

     花想容,只是使劲的点头,看到李仁甫那番认真的样子,他忍不住一把抱住李仁甫。

     喜极而泣道;“仁甫哥哥,我爱你。”

     李仁甫更加使劲的抱着花想容道,“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