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宝珠大会中
    秦广王哈哈大笑,“是极是极。”

     他站起身来,朗声说道;“无极魔珠乃五百年前魔尊纵横江湖之物,我等江湖各派曾有约定,不论哪派找到魔珠,魔珠都归属哪派,哪怕是无极魔宫也不得违约。今日得魔尊垂爱,我鬼王宗得了魔珠,特举办这宝珠大典以示庆贺,也是证明魔珠已归属我鬼王宗,任何一门不得抢夺。”

     说道这里他又顿了一顿;“本来这等大事,我宗鬼王陛下须拟纸昭告天下,在我鬼王宗总部大摆筵席,只是宗主怕各位同道不知我鬼王宗已寻得宝珠,多生枝节,因此特嘱咐本座在此举办宝珠大会。”

     他身材不够高大,但此时说起话来却显出赫赫威严,一双鹰目锐利非常,眼光闪烁晶亮剔透。

     说着他挥了挥手,身后十二名弟子应声,径直走进旁边山洞。

     在场之人,皆以为众弟子乃是去取无极魔珠,纷纷注目凝视。

     却没想到那众弟子抬出一具血红大鼎出来。

     这大鼎鼎身呈长方形,口沿厚,轮廓直,立耳、方腹、四足中空,四周以饕鬄为纹饰,四面交接处,则饰以扉棱,扉棱上方为牛首,下方为饕鬄。

     鼎耳外廓有猛虎,虎口相对,中含人头,人头耳以鱼纹而饰。

     大鼎血红,散发出血腥,邪恶异常。

     鲜血腾空而起,瞬时间覆盖住整个据点,血海滔天,演化出众生法相,水深火热。

     众人欲逃,却已经锁入血海之内,挣脱不得。

     秦广王,双眼通红魔气森森,血海之水覆盖在他身上,形成一层铠甲,宛如滔天魔王,血海魔祖。

     他疯狂大笑,笑声中带出阵阵邪音,引得血海之内血气翻腾。

     李仁甫站立场中,左边是花想容等人,右边乃是点苍派诸人。

     场中另外两处,雷音寺,黄泉宗各自为阵。

     秦广王,站在血海至高点,鬼王宗弟子纷纷引血入体化作血魔之身。

     血海大阵乃是鬼王宗从上古遗迹中得来的秘阵。

     此阵虽非天下无敌,却只有大宗师能够破除,大宗师以下哪怕是十数位宗师巅峰的高人联手,也绝无办法。

     大阵威力无穷,却需要这血海魔鼎支持。

     魔鼎举世无双,为鬼王宗一家,向来是作为镇宗至宝守护鬼王宗总部,却没想到竟然被秦广王带到蓬莱岛暗算众人。

     大阵最厉害之处便是血魔入侵,凡是被血气所杀之人,都将化为血魔为大阵所操纵。

     秦广王心念一动,血海之中顿时翻腾,大量血气化作阵阵邪魔向众人袭来,一时间血魔横生。

     李仁甫持剑而立,太极剑盾护持周身。

     他这剑盾乃阴阳二气所化,血气虽能侵蚀,却也被阴阳二气旋转消磨因此暂时无碍。

     只是他此时虽能保自己无碍,却不能护持他人。

     在他旁边,无极魔宫点苍派众人,唯有寥寥几人能够挡住魔气的侵蚀。

     花想容一身无极魔功功力深厚无极魔气与血气互相抵消暂时能够无碍。

     鹤长生,虽无李仁甫功力深厚,也无无极魔功霸道,但他身法绝伦,苍天一鹤之名绝非浪得虚名,因此也能自保。

     而雷音寺与黄泉宗那边,唯有法空和尚及幽泉老祖能够幸免于难。

     幽泉老祖虽非天榜高手,但在李仁甫看来,此人已经超越了宗师境界和他一般乃是半步大宗师。

     他的周身环绕着一缕幽泉,若是熟悉之人便知道这便是黄泉宗最是厉害的碧落黄泉。

     碧落黄泉,乃是黄泉宗镇宗宝典全名是为,“上穷碧落下至黄泉无上圣经。”

     此圣经通天彻地,威力无穷,唯有黄泉宗宗主方能练习。

     这老鬼能够练至如此深度,显然是黄泉宗主传授,只是幽泉老鬼虽然厉害,也只是懂得皮毛,要想将碧落黄泉发挥出至高威力,唯有达到大宗师境界。

     在幽泉老魔不远处便是法空和尚。

     法空和尚擅使降魔禅杖,佛家功法又最是邪魔外道的克星,因此他身上金光闪闪发出丈丈佛光,血气尚未靠近他便已经被佛光消灭。

     血海大阵最厉害之处并不是这些血气,而是在血气之中杀不尽的血魔。

     血魔无穷无尽,死而能凭血海大阵复生,唯有达到大宗师彻底掌控天地规则,御使莫大能力一举将大阵破灭。

     在场之中李仁甫与幽泉老魔虽是半步大宗师,却尚且未能真正掌控规则根本无法使出那般强大的招式。

     宗师境界虽然能够借用天地灵气,但血海之中又哪有天地灵气给他们借用呢?唯有沟通冥冥中的规则才能打破血海的封锁。

     秦广王站在血海之巅,哈哈大笑,此时李仁甫一行人对他来说已是瓮中捉鳖。

     血海之中,任由他掌控,便如他的领域一般。

     李仁甫等人暂时能够撑下去,但是一旦功力耗完,他们便将必死无疑。到时候几大宗师化为血魔,他这血海大阵将更加如虎添翼。

     李仁甫一行人也知道如此下去,必将被这血海魔阵磨死,可是此时他们却也别无他法。

     魔阵威力太强,凭他们此时的攻击根本无法挣脱魔阵的束缚,更加无法将其破灭了。

     他们几人渐渐靠拢起来,这等生死攸关之际,只有集众人之力方有一线生机。

     李仁甫最先对血海大阵的防御进行攻击。

     他擅使神剑诀,神剑决乃是当世攻击力最高的功法之一。

     一剑刺出,必是惊天动地。

     此时在这血海大阵当中,他这一剑虽然也是威力无穷,但是宗师境界最重要的便是灵气攻击,此时的神剑决根本无法发挥最大威力,就连李仁甫的绝杀之技化身为剑,一剑破万法也不能施展。

     他这一剑虽荡起阵阵剑罡,却丝毫破不了血海的防御。

     “怎么办?”

     众人见李仁甫全力一剑,竟无半点用处,不禁急了起来。

     李仁甫在他们几人之中攻击力是最高的了,连他也无可奈何,其他几人更加如此。

     难道他们注定要困死在这蓬莱岛上吗?

     法空和尚脾气在他们之中最是暴戾。

     他不愿等死认输,舞起降魔禅杖便要向外面闯。

     他的佛门功力最是血海的克星,众人为他挡住周围源源不断的血魔希望他能打出一条生路来。

     “佛法无边”

     法空和尚大吼一声,无上佛门内力化作佛门降魔禅杖狠狠的往血海边缘敲了过去。

     他这一敲,佛光大闪,引出篇篇经文,宛若佛陀在世。

     “砰!”

     一声巨响,血海边缘竟无半点损失,源源不断的鲜血化作漫天血气向他袭来。

     “怎么可能”

     法空和尚一脸不相信,他此时已经用上了雷音寺的绝世神功,金刚降魔杖,却丝毫没有用处。

     他运起禅杖再次敲击起来,却惹得众多血魔向他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