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蓬莱将至
    李仁甫运起全身内力,头顶泛起氤氲白气,元气自丹田而起,转入手中再从手掌传入少女体内。

     他此时已是用尽全力,半步大宗师的精纯元气,缕缕不绝的传输。

     元气珍贵,是体内犹如精血一般存在的,它不比内力,修炼一番就能回来,元气需要依靠施展者本身的身体,缓缓恢复。

     时过不久,渐渐收起功来,少女之伤此时急不得,他虽是半步大宗师却也经不起元气大量损耗,再者他此时再伤元气,难免会影响到即将要到来的蓬莱岛之旅。

     他从口袋中拿出一瓶药来,那瓶药正是玄心门秘传的疗伤圣药,天心固本丹。、

     天心固本丹,乃是玄心老祖,研究了四十年,自创的丹方。

     固本丹药材贵重,由天山雪莲,百年人参,等等贵重的药材秘制而成,整个江湖之中也只有老祖五个徒弟才能随身携带。

     少女接过丹药,服完之后,仍觉的心中气闷,她此时伤其实已经好多了,只是心中想着李仁甫这个大呆瓜不解风情,真是气煞她了。少女转过身来,幽幽的盯着李仁甫,她此时身上有伤,却显现出一种娇弱之美,神态泛起丝丝可伶,可眼中却蕴含着深深情义。她讪讪然道;

     “我这伤,要是好不了,李大哥你须负起照顾我的责任,照顾我一辈子。”

     李仁甫,不敢看她的眼睛,那深浓的情义,仿佛要把他融化了一般,他往后移了几下,试着躲避少女的目光。少女也往前挪了几下,趁胜追着李仁甫。

     少女又道:“李大哥你是不想对我负责我吗?”

     李仁甫被她激的说不出话来,只是连连摇摇头又点点头,他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对她负责,还是不负责。

     少女起了起身白了李仁甫一眼,“你这到底对我是负责,还是不负责。”

     李仁甫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却又道;“姑娘,你现在伤势未好,身上衣服又湿了,赶快去换件衣裤吧。”

     他说这话,急急忙忙慌慌张张的,少女,盯着他一动不动。

     李仁甫急了,他实在受不了少女的眼神,急忙道;“姑娘还是去换件衣物吧,若是受了风寒过几日与人争斗起来,怕是要吃亏的。”

     少女笑道,“李大哥这是在关心我吗?”

     “若是关心我,那我就换了衣物,只是李大哥你不要换吗?”

     李仁甫傻傻的笑了笑,“不用,不用!”他心想着少女,终于要走了。

     “我用内功蒸干就行了。”当下暗运起内力,一股暖气从丹田出发,渐渐传遍全身。内力滚热,不消多时,衣物便已蒸干。

     少女莞尔一笑,“是我多虑了,李大哥功力精深,玄心门内功更是冠甲武林,哪用的着换衣服啊。”

     她俏生生的走出房门,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

     李仁甫终于松了一口气,这少女简直是咄咄逼人啊。他盘腿坐在床上修养生息,筱尔之间少女居然又跑了过来。

     猛地一下站起,李仁甫此时已经是惊弓之鸟了。

     其实少女对他的诱惑非常之大,只是他从小得传的乃是谦谦君子之道,何曾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不适应罢了。

     少女站在门前,嫣然一笑,她道:“仁甫哥哥,我突然想到,自己全身都被你摸光了,反正是你的人了,不如便在你房间内换衣物吧!”

     她这一说,把李仁甫惊得心脏砰砰直跳。

     “啊!姑娘男女授受不亲,姑娘,姑娘还是回房换吧。”

     少女狡黠道,“仁甫哥哥,我听闻有名叫柳下惠的人坐怀不乱,有人说他其实是寡人有疾,难道仁甫哥哥也是寡人有疾吗?”

     她说着脸上好不悲伤,几滴泪珠竟然滚滚下来。

     她又道,“仁甫哥哥你不要伤心,我无极魔宫神医宝药不计其数,寡人有疾其实并不难治。”

     李仁甫听到他说自己寡人有疾连忙解释道,

     “花姑娘,你,你,你不要胡说,我才没有那寡人有疾呢?你不要胡说辱我清名。”

     说着,他愤怒的站了起来。

     花想容,眼睛瞅了瞅李仁甫的脸又顺着脸往下看,突然不禁霞飞双颊。

     李仁甫,尴尬的连忙又坐了下来,

     “姑娘,你,你还是回房吧,孤男寡女待在一起会有辱姑娘清名的。”

     少女不依,偏偏道,

     “我反正是仁甫哥哥的人了,换个衣服又怎么了。”

     她说着竟解起衣物来。

     李仁甫。连忙起身阻止,他身法极快,转眼便制住了花想容。

     这时,车夫闯了进来,他本来是来警告李仁甫的,却没想到,看到李仁此时制住花想容。

     大声喝道,“小子不得无礼,你若是敢伤了我家小姐一根毫毛定叫你千刀万剐不得好死。”

     车夫声音洪亮天魔音铺天盖地四面八方,瞬时惊动了船上的所有人。

     一时间,人挤人肩磨肩严严实实的将李仁甫围了起来。

     花想容莞尔一笑道;

     “我与李大侠,闹着玩的,大家散去吧,没事的。”

     人群中还有人不服,道,“小姐你不要怕了狗贼,我们这么多人在,晾他也不敢动手的。”

     说着所有人,都开始起哄,“说的对,小姐,不要怕了他。”

     “狗贼还不放了我家小姐,倘若不然定要你千刀万剐。”

     花想容见这群人竟然违背他的命令,顿时生起气来。

     “怎么了,都想造反了,还不给我退下。”

     她说完,人群涌动,议论纷纷却还是全都退了下去。

     “是!小姐。”

     不消一会儿,人群全部散去。

     发生了这种事情,花想容也不好再缠着李仁甫,悻悻然回去了。

     ##########3

     翌日清晨,大船顺风顺水,船行更远,旭日初升便已接近了蓬莱岛。

     蓬莱岛此时处于渤海之中,如今已是一座荒凉小岛,山石嶙峋,无人居住。

     岛上的原住民几乎都在五十年前死光,如今岛上所有的人,均是这月赶来的江湖人士。

     此时正是三月十五,至二十五时,蓬莱岛便会再次消失,也就是说给李仁甫他们的时间只有十天了。

     大船行驶至岛西,尚有数里的路程便能远远看到,锦旗高展,听到号声鸣鸣。

     待得大船渐渐始近,只看到,锦旗均绣着苍茫黑龙,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唯我独尊。

     在这些锦旗之下,一位青年男子带着数百人站立恭迎。

     只见这男子朗声说道;“黑龙堂,李卓润,恭迎小姐。”

     声音绵绵悠长,气韵醇厚,虽然不似车夫那般铺天盖地魔气森森,却独有一分韵味。比起车夫少了点森然多了份光明。

     片刻之后,大船靠岸,李卓润亲自铺上跳板恭请花想容。

     花想容相让请李仁甫先行。

     上岸后与李仁甫引见。

     李卓润,看花想容如此重视知道这人在她心中分量不轻。

     他从小与魔尊学习武功,虽说是手下,但实际上两人更似师徒。

     因此他知道,这位花大小姐,对常人是威严甚重的,极少有人能得到她的重视。

     待听到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玄心剑李仁甫时,心中更是一凛。

     他抱拳行礼说道;“久仰玄心神剑大名,今日得见,万分荣幸。”

     李仁甫亦抱拳回礼,“李堂主功力深厚也是人中豪杰。”

     花想容见他们俩各自吹捧对方,不禁莞尔一笑。

     “你俩也不要在虚伪了,言不由衷。”

     “我知道你俩,肯定是两个心思,一个心思想这大名鼎鼎的玄心剑,也要来夺魔珠,恐怕玄心门也要插上一脚。”

     “一个心思想,这魔教竟有这般年轻高手,恐怕将来,不知多少正道人物要着了他的道。”

     “其实你们不须如此猜忌,李大侠,此次前来是来助威无极魔宫的。有什么话就放心大胆的说。”

     李仁甫,李卓润两人,相视一笑

     李仁甫此时又讲,“李堂主武功高强,再下听着这身传声功夫,万分佩服,此次前来,完全是因为花姑娘相邀。乃是来助花姑娘一臂之力。”

     李卓润听完,哈哈大笑。

     此时他与花想容讲道;“小姐,你未至时,雷音寺,点苍派,黄泉宗,阎王宗的人都已经来了。”

     “雷音寺此次来的是天榜第十八的法空和尚,点苍来的是苍天一鹤鹤长生,黄泉宗来的是幽泉老鬼。鬼王宗派了副宗主秦广王来。”

     “据说此次秦广王那老匹夫找到魔珠,明日打算举办个宝珠盛会,不知道是真是假,昨日便已经发了请帖了,邀请各方门派之人齐聚鬼王宗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