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栽赃嫁祸
    李仁甫身形急速,他想快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如果一旦被人看见,他真是百口莫便了。

     他行动极快,只是神秘势力料到他今夜会来雷音寺又岂能没有后续招式。

     李仁甫刚刚出了大雄宝殿,一对和尚居然从门外跑了进来。

     他们身形迅速,腿部有力,使得竟然是雷音寺的独门轻功,一苇渡江。

     这一苇渡江乃是雷音寺五百年前的一位绝顶高手达摩老祖所创。

     相传达摩老祖,凭借一根芦苇渡过长江,使得便是这一苇渡江。

     李仁甫此时的感觉

     真的是日了狗了。

     这两人李仁甫全部认识。

     两人皆是大雷音寺的高手

     一是天榜排行第三十名的佛怒金刚法相和尚!

     一人是天榜二十八的空明神僧法明。

     这两个人,一人练的是般若掌,一人练的是金刚不坏身。

     一人主攻击一人主防御。

     两人合起力来实力并非是一加一等于二那般简单,实力成倍的往上增。

     李仁甫刚一出门,便被这两人看见。

     联系起院中众僧的尸体,两人发了疯似的向李仁甫攻来。

     “贼人受死!”

     法相率先攻了上来。

     他练的是般若掌,脾气本就暴戾,再加上般若掌乃降魔功夫,因此更加急躁。

     他一掌打出,空气中响起音爆,一张由空气组成的庞大手掌迅速向李仁甫袭来。

     他这一掌,乃是般若掌中的高深功夫,非内功深厚而不得已施展。

     这一掌名为如来佛掌取得便是如来佛一掌镇压孙悟空的典故。

     这一掌,非同小可,威力强大莫测。

     他一掌打出,大雄宝殿之中的浩大金佛被他打出了一个巨大的掌印。

     法相和尚此时尚离大雄宝殿有百十来米,隔了如此距离,他居然能够打出如此威力,功力深厚可见一般。

     李仁甫使出玄心门独传身法太清八步躲了过去。

     太清八步非同小可,乃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身法。太清八步的太清取自道家老祖太清道德天尊。

     传闻当年封神大战,太清老祖使得就是这太清八步步在诛仙阵中如履平地。

     当然这是神话传说,但是这也间接说明了太清八步神奇。

     这八步,依照易经八卦,玄秘莫测。

     据说练到深处,八步一出咫尺天涯,缩地成寸。

     李仁甫,习到这门功法也是福缘深厚。

     只是,太清八步完整版早已失传,即便是李仁甫也只习得其中一步,名为潜龙在天。

     李仁甫见他二人二话不说便打。

     知道此时讲是讲不清楚的。

     他此时虽然乔装了一番,但是面对这两位神僧。

     他若是打算留手隐藏身份,那真的是自寻死路了。

     这二僧,虽然单个实力都不如他,但他们功法相补,又是自小长大的师兄弟配合的何其默契,联手之势实力成倍上增。

     李仁甫,拔出玄心神剑,一剑刺出便是,穿心破胆。

     江湖上百年来流传这一句话,

     “玄心阴,雷音强”

     讲的便是玄心门的功夫大半部分太过阴毒,一旦中招便是穿心夺命,直接打击五脏六腑。

     李仁甫使出这招穿心夺命剑,便是法正一击被杀的那一剑。

     他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自家三哥是伤在了雷音寺的武学中,如今既然山阳雷音寺的僧人都死了,那这两个人也干脆给三哥陪葬吧!

     他再次一剑挥出,自剑中冒起巨大剑罡,威力无穷幻幻夺目,这便是他的成名剑法中的一招玄心剑罡。

     剑罡一出,谁与争锋,巨大无比的剑罡瞬间向二僧挥洒而来。

     剑罡在空中吸收天地灵气,越发壮大待到二僧身边时已有百丈。

     法明见这剑罡袭来,知道厉害,他双手一合。默念金刚经,全身金黄宛若金刚,身后生出煌煌金刚,光彩夺目,耀人眼球。

     金刚双手相合形似法明,金刚经文从口中而出,浩浩然,欣欣然护佑在金刚身边。

     剑罡席卷天地灵气,奔袭而来,狂暴异常。

     法明大喊一声!

     “吒!”

     剑罡金刚相撞,惊起无穷威力。

     四面空气中想起阵阵音爆,大片波动自两者中心荡漾出来,宛若河水中掉入一块石头。

     “咚!”的一声

     雷音寺前殿全部毁灭殆尽。场中一片狼藉。

     整个山阳城都被那巨大的声响惊醒了起来。

     法明口吐鲜血,却高呼阿弥陀佛!

     法相躲与法明身后,一掌般若掌豁然打出。

     “摩羯般若!”

     这一掌正是般若掌中最高深的武功!

     他这一掌打出,天地顿时失色,掌握乾坤,只手遮天。

     这一掌若开天辟,似宇宙乾坤。

     天地之间,仿佛只有他那一掌。

     巍巍然!煌煌然!

     威力无穷。

     李仁甫措手不及,挥剑而挡使出一招,太极剑盾。

     手中长剑顿时引出无穷阴阳之气。

     似太极,似无极

     悠悠然如天地灵气,浩浩然如阳刚正气。

     一阴一阳,一柔一刚。

     旋转不息,息息不停!引起莫大动静。

     宇宙洪荒的一掌!

     阴阳相容的一盾!

     似自然的天敌,如万物的相克。

     两者相撞正正相斥,正负相合引起莫大动静!

     “轰隆隆!”

     似毁灭雷霆!如宇宙爆炸!

     烟雾弥漫,尘土飞扬。

     李仁甫口吐鲜血,持剑而立。大呼:

     “好!好功夫!”

     他大声相喝!

     雄起莫大豪情!

     “哈哈!人生在世,当如此痛快!”

     他持剑而行,疾疾然,锋锋然,引起莫大尘土,迅疾如雷。

     “来!”他大声相喝,持剑而奔。

     法相,法明和尚不甘示弱。

     大呼“奸贼受死!”

     两人正面相迎。

     雷霆转变之间,疾风相迎之际。

     两方人马,赫然相碰!

     “啊!”

     莫大气势,引得天地之间一片昏天暗地。电闪雷鸣。

     剑光赫赫!掌风凛凛!

     李仁甫,快剑一挥,显出阵阵残影!

     “沙沙沙!轰轰轰!”

     威力无穷!

     身似游龙惊天地,掌握乾坤灭星辰!

     法明一身金刚不坏神功,惊天地泣鬼神!

     阵阵金属敲击之声清脆响亮,李仁甫竟难伤他半分毫毛。

     “奸贼受死!摩羯无量!”

     这两和尚双掌相接,,四目相对,竟引起天地共鸣灵气暴走。

     他们俩使出的正是大雷音寺镇派神功之一的摩羯无量。

     “此般若,上自佛,下至众生,心妙无穷,了生死,度苦饿是不生不灭之金刚,无形无状,圆通玄妙,玄妙非常,妙之为妙。”

     “摩羯无量,万法无敌!”

     “轰隆隆!轰隆隆!”天地大变。

     李仁甫见此,却不失脸色,从容不迫。

     “哈哈哈哈哈哈哈!”

     “摩羯无量,不过如此!”

     李仁甫大喝一声!

     “天地无踪,万法无为,玄心其妙加持吾身!”

     这天地之间忽然荡起一片金光。

     自天际而来,从幽冥而去!

     “哈!哈!哈!天地万法不加吾身。”

     李仁甫身似渺渺剑光赫赫,竟身化神剑!一剑破万法!

     “啊!”

     他这一剑使出,无光彩,无气势,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但是竟然让法相法明和尚的摩羯无量形神具消。

     “砰!咔!”

     雷霆消失!天地清明!

     法相和尚法明和尚,相互扶持,口吐鲜血。

     。。。

     李仁甫,看着这两人,本来三人无冤无仇,但是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他已经没有选择。

     “受死吧!”

     李仁甫长剑一挥,带起阵阵剑光。

     法明知道此时太过危险,竟然一把推开法相。

     “走!”

     法明金刚不坏神功一起,迎向李明甫。

     “来吧!”

     他大声一哼,金刚之身浑然一体。

     “砰!”

     顿时迎向了李明甫的那一剑罡。口吐鲜血。

     “走啊!”

     法明见法相还不走,不由的急的大喊。

     “走!,快走!为我报仇,告诉方丈。”

     法明心急如火,“快走!”

     李仁甫,呵呵一笑。

     提起长剑,“哼!想走,妄想!”

     他剑如疾电,气冲星河。

     法明运起神功却勉强的一直口吐鲜血。

     “走啊!”

     他看见法明居然还没有走!心中以及竟然急火攻心。

     法相看见法明竟然身受重伤,居然留下了眼泪。

     他猛地一扫脸上泪水,振起精神,一苇渡江一起,逃离而去。

     法明见此,嘴角微笑,他知道自己的目的达成了。

     他再也不顾身体,发了疯似的向李仁甫攻去。

     只为攻击,不顾防守。

     李仁甫见法相已逃,也知道事已不可为。道:

     “既然你寻死,那我就成全你。”

     他剑光一扫,穿心夺命剑运势而出,一剑穿心。

     法明,目瞪眼张,金刚不坏神功一破,他已命不久矣。

     法明他咳出一大口鲜血,鲜血中带着片片内脏残片,用尽力气,张大口舌。

     “恶魔,雷音寺会为我报仇的。”

     说完,吐血而亡。

     李仁甫,幽幽一叹。

     “身在江湖啊,命不由己!”

     “雷音寺,本是佛门,近些年却不修禅意妄练武学,临死还在想报仇,真是可悲可笑。”

     说完,他也不禁吐了口鲜血。

     其实,他早已经深受重伤,只是一直隐藏着不让法明法相发现罢了。

     李仁甫,运起轻功,飞流而去。

     他需要找一个十分安静可靠的地方调养身体。

     悦来客栈他现在是不能去了。

     那里人员复杂,他此时身受重伤,客栈的人早已经被惊醒,现在回去无意是正大光明的告诉别人,刚刚雷音寺的那场大战与他有关。

     他一路疾驰,走出山阳城,达到这山阳城外的渭水河边。

     他一路运功,本就深受重伤的身体,更加难忍摧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