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隐组(一)
    H市分为东西两个城区。

     东城区高楼林立,一片灯红酒绿;XC区则是暮气沉沉,破败不堪,流氓地痞到处横行。

     言子语的侦探事务所位于城西,一是因为这里反骨仔多,犯案概率高;另一个原因就是这里有着城东难有的宁静。

     雨终于停了,言子语和小乙走在幽静的街道上,

     “你多大了?”言子语侧过头,向身旁的小乙询问道。

     “虚十八,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言子语,比你大六岁,在城西开了一家侦探事务所。”

     小乙一听来神了,两只眼睛瞪的溜圆:“什么?你是侦探!难怪你穿着风衣,还带着黑帽子,连伞都是老的样式。”

     言子语被他一说,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了。自己穿的全身黑并不是为了装酷,实在是有难言之隐。

     “大哥哥,你的头发怎么全部白了?是不是搞侦探太费脑子了。”

     言子语苦涩一笑:“是啊!侦探这个行业也不好做啊,天天面对一些穷凶极恶之徒,稍微不注意,就是死无全尸。最可怕的是,连老婆都找不到。”

     小乙一听乐了,这个言哥哥丝毫不摆架子,似乎很好相处,自己还把他当做坏人,看来应该向他道歉。

     “言大哥,刚才的事,对……”

     “嘘!”

     小乙诧异的抬起头,只见言子语满脸凝重,正侧耳倾听着什么,小乙也歪着脑袋侧耳听去。

     雨早就停了,街旁的小巷黑咕隆咚,风卷起路上的塑料袋,发出‘沙沙’的声响,身后的阿呆缩着身子,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小乙一听没有什么异常,松了口气,刚想开口讲话,只听到身旁的言子语一身暴喝:

     “趴下!”

     小乙脑袋一片空白,身子一抖,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地上趴去。

     “啪啪!”

     两声枪响划破了漆黑的夜空。

     “嘭!”好像有人倒地了。

     “言大哥!言大哥!你没事吧!”小乙心中焦急,连声喊道。

     “没事了,你起来吧!”

     小乙松了口气,站起身来,只见言子语从街旁小巷中走了出来,满脸阴沉,两只手一手提着一个壮汉。

     小乙看的目瞪口呆:“哇!言大哥,太不可思议了!刚开始都在我身旁,一眨眼的功夫就从这里出来了,你是怎么做到的,还有他们是谁?”

     言子语将人扔在地上,沉声道:“言大哥以前可是通过了全部的特种兵考核,后来因为身体原因被刷了下来。至于他们,还能是谁,报仇的呗!不过今天有些奇怪,这些人居然敢动枪。”

     “言大哥,城西本来就乱,这有什么奇怪。”

     “哦?看来你也是‘久经沙场’的人,不错嘛!”言子语看他并不害怕,不禁笑了笑。

     “我们丐帮什么阵仗没见过,上次本市的曹帮和二乔帮火拼,我也在场呢!”

     本市的帮派火拼事件,言子语也听说过,小乙并没有说谎。

     “后来怎么了?”

     “还能怎样,警察来了,抓了几个人,事情就了了。对了,言大哥,这两个人怎么办?”

     “放心,警察听到枪响,应该马上会赶过来,我们赶紧回去吧。”

     ……

     回到工作室的时候已经深夜了,言子语忙完一切,嘱咐小乙休息之后,一个人默默坐在客厅的沙发前思考起案情。

     他的直觉告诉自己事情并不简单,就在刚才,对方还要杀自己灭口,他们到底在害怕什么,难道杀了自己黎警长就查不出案情的真想了吗?

     一想到黎警官,言子语的头更大了。这个黎警长接手这件案子已经足足六天,居然毫无进展。更让人烦心的是,对方对于升职加薪的渴望程度已经远远的超出了预期。

     还有拉自己入局的陈局长!

     言子语记得当时的情形,那是在一个咖啡馆的角落,咖啡馆周围甚至安插了便衣警察。

     陈局长神神秘秘的邀请自己参加这次案件的侦破,并一直强调案件的重要性,甚至阐明此次案件的侦破与否关系到H市未来的走向。

     笑话!自己与H市有什么关系!自己不过是过来散散心,甚至这个事务所也是临时起意才开的,自己可是随时都准备离开H市的!

     直到陈局长提到了自己的父亲!

     父亲已经失踪整整五年有余了,自己满世界到处乱跑也是为了寻找父亲,陈局长说冯红有可能见过自己的父亲。

     一个死去的女生见过自己的父亲?谁会相信?

     不过言子语相信!

     言子语记得陈局长走之前,只说了四个字:小心谨慎!可惜咖啡钱还是言子语付的,这老头!

     不过话说回来,言子语还是满感激陈局长的,毕竟是看着自己长大的长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没错!激情与挑战!

     想到这里,言子语拿出纸包,看来这些纸灰将会是最重要的线索。

     言子语甚至能感受到那些被烧掉的字迹残留下来的气息。

     但是他没有打开,如果自己解读出了纸灰上的字,恰好上面有很好的证据,破案将会毫无挑战!

     那么破案还有什么意思!

     收好纸包,言子语盘腿坐在地板上,昨天丹田气流比以往强了不少,气海也有所松动,自己需要巩固一下。

     刚坐好,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咚!”

     言子语心头一紧,连忙收敛形神。

     “谁?”

     “阿弥陀佛,无量天尊!”

     言子语一愣,如果世界上有谁将阿弥陀佛和无量天尊一起念出来,那么一定是他!

     “师兄!是你?”

     “虚虚实实,道道圆圆!没错,正是老道!”

     言子语差点笑出声来,这个老道不是老道,是老衲和道士的简称。而虚实和道圆是他自己给自己取的两个名字。

     “虚师兄怎么来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性格一点都没有变!”

     打开门,只见外面果然站着一个和尚,和尚一直手拿着钵盂,一直手捻着佛珠,一派庄严法相。

     言子语愣了愣:“师兄呢?咦!你不是冯家请的那个丑和尚吗?”

     和尚走了进来,将手上的法物往桌上一放,把脸上的胡子一扯,走过来一下把言子语抱住了。

     “臭小子!刚见面就骂师兄丑!跑了整整五年,就不知道抽空去看看师兄,以前隐组可是师兄对你最好!”

     言子语这才笑出声来,狠狠的抱向来人,多年不见,师兄比以前瘦多了,只是眉宇间愈发的英气逼人。

     “哈哈!师兄,今天在冯家我就感到了一股很熟悉的气息,没想到你来了,怎么样?难道隐组也参加了此次破案行动!”

     “嘘!师弟,咱先不谈正事,有喝的吗?今天念了一天的经,渴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