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魂魄
    7月下旬,怒火中烧的空气充实着整座城市,暴虐的温度似乎要把人活活蒸出油来。

     焦灼中的饶铖和他的父母,终于等来大学录取通知书。

     饶铖从老师家里走出来,兴奋地真想狂笑一场。抬眼望了望阴霾的天空,几道血红的残阳光缕艰难穿过云层空隙,陡然,一道闪电轰然划过,乌云聚拢滚滚压来,“哗……”大雨倾泻,路人如惊弓之鸟,撒向楼檐商场,躲避雨水。

     行走中极度亢奋的饶铖,根本不会避雨,时不时傻笑几声,被路人看做精神病,他是一律忽略,我行我素,昂首冒雨向前。

     “乐极生悲?”饶铖可不信这个邪,他向来无畏无惧,悍勇无比,浑身透着一股亡命劲,站着死,决不跪着生,的确够横的。

     老天爷可不管你是什么人有多横,这不,一场大祸悄然降临……

     虚空中,两个矮小老头盘膝而坐,各抱一个大葫芦,比划着拼命灌酒,似乎装的是酒海,喝不完似得,醉意醺醺,虚睁双目,口吐大舌满嘴喷沫。这两个老家伙是天界地府的绝对异数,装束邋遢猥琐不说,行为任性怪异,嗜酒如命,天地中,还真没几个敢招惹他们。

     两人喝到醉意朦胧,邋遢小老头晃动大脑袋,蒜鼻抽动几下,惬意道:“鬼谷子,你整天待在地……府,常年伴着灰蒙的天空,有何心情乐趣?看我多享受,蓝天绿地山川河流,时时接受着天地灵气的沐浴,如何?到我那住……上一阵,保你忘掉闷心的地府,喝他个痛快!”

     猥琐小老头一摆脑袋,瞥眼瞧着夷然道:“老神仙,地府才是让人心气爽快的好去处,时不时到十八层地狱逛游一番,惨叫的声响……有如音乐般的动听,油炸剥皮拔舌……挣扎的动作如同舞蹈美极了,简直是人生一大快事,不如随我地府走一遭,必是收获巨大,心情愉悦!”

     邋遢小老头吐着大舌,脖颈一缩,摇头摆手道:“不去!不去!听着渗人的惨叫,闻着人肉的味道,绝对坏了胃口,绝不去!”

     “哈哈”猥琐小老头得意极了,笑道:“老神仙,这世间万物俱要轮回,是吧?生命熄灭后的归宿俱在地府,谁想活在哪一天,得由地府说……了算,如若我们不把万物轮回转世,根本不会有如今的繁衍茂盛,我说的没……错吧!”

     邋遢小老头嘴一撇,摆手道:“鬼谷子,你这话……不对!天界不给大地万物阳光空气,没了生命,你们地府管个屁,天界……万物的主宰,如若不信可以做一番试验,看看阴气强大,还是阳气强大……”

     “嗯?”猥琐小老头一怔,刹时睁大醉眼来了精神,问道:“如何试验?”

     邋遢小老头“嘿嘿”一笑,随手虚空一划拉,似乎在扯舞台大幕,“忽”撕裂一道缝隙,伸出大脑袋朝下看得一怔,饶铖正阔步穿行风雨中,“嗯……这小家伙竟是不惧暴雨,有点意思,就是他了。”龙卷风瞬息飘出拽进虚空,“啪”一掌按在饶铖百合穴,强大的纯阳精气灌入,转脸得意道:“鬼谷子,我可以让……年轻人长命百寿,脱离死亡,你就做……不到!”

     饶铖可惨了,体内如同烈焰烧烤,经脉寸寸断裂,大汗淋漓,疼痛的差些昏厥过去,竟连嚎叫声都发不出。他,第一次感觉什么叫恐惧,任人宰割的战栗……

     猥琐小老头“哼”了一声,挥手“啪”同样按在饶铖头顶百合穴,强大的黑暗气息紧跟灌入,刹时,饶铖肉身阴寒冰凉坠入死亡。邋遢小老头急眼了,伸手就要输入阳气,猥琐小老头更狠,翻掌“噗!”碎裂饶铖肉身,“嘿嘿”一笑,伸手拦道:“老神仙,我拍碎了肉身,你是无法救活的,凡人的魂魄肉身如同豆腐,不经摸,继续喝……酒!”

     邋遢小老头转念一想,嗯……有道理,释然不再纠缠,两人继续狂喝乱侃,造孽杀人的事转眼忘的精光,似乎从未发生过。

     肉身变为碎沫,仅剩一缕魂魄的饶铖可就遭罪了,被折腾的极惨,两股天地最强大的阴阳精气,豁然战在一起,打的昏天昏地,饶铖刹时坠入冰火两重天的境地,寒阴噬魄,炙热烧魂,万蚁啄心,随时魂飞魄散。

     不过,他的魂魄竟然奇迹般的存活下来,这要感谢两股阴阳精气蓦然醒悟,深知唇齿存亡的关系,达成共识握手言和,拼死护住微弱的一缕魂魄,为了不被时空消蚀,果断与饶铖魂魄融为一体……坠落黑暗深渊。

     恍惚昏迷状态的饶铖,猛然听到一阵锁链声响,霍然一惊清醒过来,顿觉脖子勒的极为难受,赶紧睁眼一看,朦胧的雾气中,有两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竟用一条锁链套住自己的脖子,狠命拽着往前走,弄得他走起路来,踉踉跄跄随时摔倒的感觉,刹时有些发懵,这是哪里?

     紧接怒火上涌,他大声吼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如此对待老子,不想活了是不是!”那股狠劲蹿了上来,怨气冲天的他,根本没有细看这是什么地方。

     拽着锁链的两人只管朝前走,似乎懒得搭理他,饶铖怒不可赦,抓住锁链猛然一拉,跟进就是一记重拳,“蓬”砸在矮墩家伙的身上,他晃了晃竟跟没事似的,“嗯?”饶铖一愣,看着拳头纳闷不已,好赖算是打过几年的沙袋,怎么回事?

     挨拳的小个矮墩霍然大怒,回头道:“咦!兄弟!这家伙俱然敢打我,扁他!”这一高一矮鬼气极重地两个家伙嘴角一歪,阴笑着刹时对饶铖拳打脚踢起来。

     打架!饶铖登时兴奋起来,双眼迷成一条缝,也不等对手再次出拳,极速移动脚步连打数拳,展眼间,两个家伙被砸在地面,趴是打趴下,似乎两人没事似的又站了起来,惊讶的呆望饶铖。

     饶铖不知怎的,挨得几拳似乎并不重,浑身却是难受的要命,让他极为愤怒的是,挂在脖子上的锁链怎么也难以取下,仍旧死死拽在两个人鬼不分的手里,像是粘上一般。

     黑白无常哥俩,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勾魂者,俱然被鬼魂打的有些发懵,自从担当这个职位以来,从未有过鬼魂,哪怕生前罪大恶极的亡命徒,都会吓得胆战心惊拼命讨好,今天遇见这般浑人,竟敢挥拳殴打自己两人。

     顿感没了面子,恶从胆生,心道:等到了判官那里,非得把这小子塞进畜生道轮回,让他下一世变成餐桌上的食物,想到这里,心里倒是有些平衡。

     饶铖这种强势行为,登时让瘦高黑无常恼怒的喝道:“住手!你个鬼魂竟敢如此嚣张,难道你就没看清大爷我们是谁吗?胆大包天殴打地府执法人员,犯下妨碍公务罪,等到了判官那里再按罪判罚你!”

     这话听得饶铖一怔,急忙朝左右张望一阵,细细瞧了瞧,吓得一哆嗦,腿肚子抽起筋来。四周雾蒙蒙的鬼气森森,时不时的有拘魂者用锁链拽着人犯路过,真是地府啊!那眼前这两个鬼气渗人的家伙,定是黑白无常了?妈的,这下闯了大祸,不过,转念一想又乐了,“哈哈”大笑起来,摆出一副我是混蛋我怕谁呀,自己是个鬼魂,还能差到哪去?

     异常得意的他,突然间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骤然一变,惊恐起来,坏事了,这是要轮回投胎呀!万一这两个家伙使坏,来个公报私仇,在判官那里一告,他们可是地府里的自家人,手一抖把自己划进畜生道投胎,岂不是下辈子要被人养肥宰杀,摆在餐桌上……想到这里,顿时胆寒起来,浑身战栗双腿发软。

     急的六神无主的饶铖,转念一想,“唉……”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的,好汉不吃眼前亏。

     想到此处,他立时堆出一脸笑意,稳下心绪,低眉顺眼道:“两位黑白大爷,小弟刚才眼拙没注意看,您们可是大人物啊,自打我投胎到人间如雷贯耳,我不仅敬重您们,更是时时都想见一面,瞻仰瞻仰你们的伟岸英貌,铭记在心时时孝敬,请两位大人看在小弟的这份孝心,千万要宽恕小的一时鲁莽。”

     两个家伙一听,挺了挺胸,“哼”了一声,这小子算是醒悟的快,不过,怎么也得要报复这小子,否则,咱哥俩的尊严搁到哪里去,没了权威,日后如何执法?

     听这鬼魂的话,似乎自己哥俩的名气挺大,刹时勾出好奇心,有些得意的问道:“那你说说,人间都是怎样评价我们哥俩?”

     饶铖顿时乐了,心情好了起来,暗道:还是鬼好忽悠,肃然道:“人们对黑白无常那是很敬畏的,当然也有不屑的人。”

     “嗯?”黑白无常哥俩一听,骤然不悦,凶恶的问道:“谁如此大胆,竟敢对我哥俩大不敬,将他魂魄拘来,塞进畜生道轮回,下一世变为人类餐桌上的美味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