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地府
    “塞进畜生道转世?”这番话灌进饶铖的耳间,吓得他心惊胆颤浑身发软,暗道好险,幸亏醒悟及时。赶紧咧嘴一笑,献媚道:“两位大爷,都是一些没有教养的家伙,信口雌黄说是……你们是跑腿的马仔,只要把阎王爷和判官孝敬好,万事大吉。所以,很多人家里都供奉着阎王爷和判官,烧香跪拜还有上好的贡品……”他为显出自己的忠心,信口胡诌,加料挑拨。

     “他娘的,这小子落到咱哥俩手里,绝对要弄死……”话未说完,突然一呆,哥俩犯起愁来,嘀咕道:“可……在哪里才能找到他们?”

     “两位大爷,没必要把这种小人当回事,人间里也有孝敬你们的人啊,比如我的家人,就非常敬重您们,别的神都不敬,专把两位大爷当神一样供着,吃过香喷喷的贡品没有?”饶铖说完,紧张的盯注着两人。

     黑白无常哥俩歪着脑袋想了一阵,恍然大悟道:“噢……是有几次,真香啊!”嘴里蠕动了几下,似乎在回味。

     这哥俩真够实在,挺配合的,饶铖一拍脑袋喊道:“这就对了,你们吃到的美味,就是我父母逢年过节给你们的贡品,可是……如今已转世投胎去了。”说着大声干嚎几下。

     “小兄弟,你父母的孝敬我们记着了,节哀顺变!”哥俩竟同情起饶铖来。

     嗯……效果不错,继续忽悠道:“我是悔啊,本该准备过些日子就是端午节,继承我父母的遗愿,给你们好好上几道贡品,谁知……竟然来到了地府,心愿未了,心里愧疚难受啊!”饶铖边嚎啕大哭,心里却是乐翻了天,他娘的,这鬼就是比人纯朴实在多了。

     哥俩霎时感动的连连叹息,好不容易有个孝顺的,逢年过节的也有个饭吃,俱然也跑到这鬼地方,只好哀叹自己两人的气运不好。

     同情归同情,任务还是要完成的,他们对饶铖的态度顿时亲热起来,但不愿靠近他,总觉得他的魂魄里隐迹着一丝阳气,令人极不舒服。

     忽然,他们猛地一拽锁链,饶铖顿时一个趔趄差点跌倒,接着,被拉得踉踉跄跄的往前走。

     饶铖拽的心里冒火,看来这鬼的确无情,讨好了半天还是原形毕露,喜欢虐待抓来的鬼魂。正恼火的他,忽然眼前出现一座大殿,牌匾上面雕刻着几个苍劲大字“第一审判府”,原来到了地府阎王殿里,怪不得两个家伙不得不卖点力给判官看,还一个劲的朝自己使眼色,一副歉然的神色。

     跨过门槛进到里面,只见案台后面坐着一名十分猥琐的老家伙,金鱼眼蒜头鼻,俱然留着两撇小胡子,一袭黑袍顶个官帽,大模大样坐在那里,看着就像坏枣,他手里拿着一支笔不停的慢节奏敲着案台,不知在神游什么,心思重重的。

     黑白无常赶紧低眉顺眼,走了过去,满脸笑意轻声道:“大人,犯人已经押到,请您过目。”

     这时,他才懒洋洋的抬头瞥了饶铖一眼,蹙着眉头一摆手,道:“带到畜生道投胎去吧。”说完就要大笔一挥。

     原来他的心思,正为昨晚输给刘判官十万两黄金心痛不已,虽说数目还能承受,毕竟是一笔巨款,心里极不痛快。

     饶铖一听顿时急了,大声喊道:“大人,冤枉啊,你不能这样判罚,我跟你往日无仇近日无冤,请高抬贵手!”

     吴判官眼角一跳,眉间一皱不耐烦的挥挥手,喝道:“立刻把犯人带到畜生道!”说完举起笔又要划下。

     饶铖知道一旦这笔划在本子上,自己算是板上钉钉没的救了,顿时悲哀起来,陡然心一横,既然落得这般下场,还有什么可顾忌的,豁然破口大骂道:“你这个狗贪官,收了多少好处,你以为我不知道?营私舞弊随意判决,难道地府就没有王法?我就是变成毛毛虫也要爬回地府咬你一口,告你一状!”

     “嗯?”这话听在吴判官的耳间,如同炸雷,吓得他一哆嗦,差点跌进大椅子里,自打坐上判官位子,从未遇见鬼魂敢对自己乱加指责,顿时有些发懵,正想起身发怒,猛地一栗,不禁心虚狐疑不定,斜眼瞥了饶铖一眼,暗道:难道这小子在阳间知道些什么?小心为妙,先探探底细再做打算,他阴沉着脸问道:“你有什么冤情可以说出来,我会酌情考虑的。”

     机会难得,看来,这家伙在阳间不知放了多少水,屁股有屎,真把这老小儿给唬住了,饶铖倒不急了,扫了吴判官一眼,别提心里有多爽快。

     饶铖故作沉吟,半真半假瞎诌起来,忿然道:“判官大人,我废寝忘食发奋学习,考取大学拿到了录取通知书,打算学业有成孝顺父母,为国奉献,谁知横祸加身,落到如此惨境。”

     吴判官根本就没听进一个字,不过,样子是要装一下的,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表示同情道:“看来的确有些冤情……”说道此处,突然顿住,歪着金鱼眼往前一凑,压低声音又道:“那你在阳间看到了什么,比如刚才说的……”他极为关心自己受贿一事,如若被阎罗王陛下查实,那可是重罪,立马投进畜生道轮回,永世不得翻身。

     饶铖露出一丝犹豫的神态,故意左右张望了一眼,轻声吭哧道:“大人,我,我的一位同学家里很有钱,一次他喝多了,神秘的说……人的寿命可以花重金购买,只要将黄金熔炼塑成地府的某,某个……金象供上,就是有什么灾祸,也可以保住性命,安然无恙……”胡扯到此,他知道再诌下去就要露出马脚,嘎然止住不说了。

     这番鬼话,有如一颗重磅炸弹,轰进吴判官的大脑,震得他晕眩浑身发软,惊吓中的他竟忘了深问细节,左右扫了两眼,急忙朝饶铖摆手制止,稳了稳心神,大声道:“饶铖,你身上阳气未尽,还是有转机的……”

     话音一顿,环视大殿里的几名属下,又望了黑白无常一眼,眉间微蹙,挥挥手道:“去去去,都到殿外候着,把门给我关上!”全部撵了出去。

     惊的众属下赶紧走出去,黑白无常哥俩极有眼色,轻轻把殿门关紧。吴判官对哥俩的表现很满意,接着,他心虚的又是左右扫了一眼,将饶铖招到案台前,凑在耳边小声道:“如若兄弟不嫌弃,咱们结为义兄如何?”他这是权宜之计,先把饶铖打发走了再做打算。

     “怦然”心脏一跳,饶铖的大脑轰的一声,转念欣喜若狂,他赶紧压住暴悦,稳了稳心绪,故作犹豫不定的神态,轻声道:“我饶铖何德何能,攀上您这样权势熏天的大哥,高兴都来不及,不过……如若阎罗王陛下发现,大不了再死一次,以谢大哥的知遇之恩,就是怕连累大哥您……”欲纵故擒,说的极为坦荡。

     吴判官不以为然,摆手道:“兄弟,这你就放心,只要为大哥保密,将来的好处多的去,怎么样,同不同意?”地府当官的,没几个是干净无辜,只要当事人不举报,那是不用怕的。

     饶铖一脸肃然,重重点了点头,拱手一礼道:“既然大哥如此看得起,小弟那是求之不得,不过,我若想念大哥,又来不了地府该如何?”攀上如此强势背景,绝不能松手,想的长远一些。

     吴判官一听,霍然松了口气,心道先把这混蛋无赖打发走,趁着间隙,赶紧把阳间放水的事,掩饰隐蔽起来,抹掉痕迹,至于日后的事,谁知道会发展成什么结果。

     他顿了一顿,露出满脸的不情愿,从案台抽梯里翻腾了一阵,抽出一张金灿灿小纸片,望了饶铖一眼,叹气又摇头,无奈之下,只好提笔写上“通行证”三个字,“砰!”盖上审判庭的大章,紫气陡然渗出,聚在掌心“啪!”拍在饶铖的额头,一股阴寒气息渗入体内,顿感与地府有了一丝亲近。

     不知怎的,吴判官对这个年轻人有点发憷,这可是坐上判官位子,第一次出现这种感觉,他被称作地府十大恶人之首,没几个愿意招惹他,狡诈阴毒难缠至极,拘来的魂魄更是随意肆虐。

     他抬眼看了饶铖一眼,心疼道:“兄弟,就这一纸地府通行证,我才拥有两张,俱是无价巨宝,你我兄弟日后要互相帮衬,如若想见我,让黑白无常带你前来,不过……名义上,你是地府在阳界的眼线,是要存档备案的,当然是我吴胆的线人,日后就是自家人了。”说完,又附在饶铖的耳边,小声说出召唤咒语,打开阴眼诡异一笑,然后摆摆手。

     见这家伙猥琐的一脸阴笑,饶铖顿生警觉,这里面不会有什么陷阱吧?但急于返回阳间,倒也没有细想那么多。他哪里知道,阴眼一开可把饶铖残害苦了,接踵而来的事,先是吓个半死,过后,便是无穷尽的险恶事务,差些命丧恶鬼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