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老乡
    两个月没出门,该出去透透气了,顺便寻找夏成的踪迹,这个大仇是一定要报的,否则,元平这股隐在自己魂魄里的怨气,永远是不会消除的。

     饶铖换上衣裤走出小区,他仰望着清晨天空,深深吸口气吐了出来,外面真舒畅啊,自己像囚犯一样待在别墅里,真是闷得慌,得转悠一番散散心,实地看看这个跨度28年的中国。

     活是活过来了,但心情依旧沉甸甸的,自己承诺为元平复仇一事,让他摸不着边,是谁在背后指使夏成陷害元平,让他和未婚妻无辜被杀,如何又与元平的父亲扯上关系?这些疑问,压的饶铖有些喘不过气。看来复仇的事,只有待程华女儿暑假过去,再慢慢寻找解决。

     悠闲逛街的他,不禁心情舒畅,惊奇的环视着改革开放后的中国,让他赞叹不绝,江平仅是省二类城市,俱然繁华的让人眼花缭乱,那省城岂不是……

     忽然,听到有人对着自己喊道:“饶铖,你怎么到了这里……”他一怔,不知是不是叫自己,停住脚步四下张望一眼,猛然想起,现在的自己就是身份证上的饶铖,顿时有些紧张。

     他急忙稳住心绪,装作失忆的模样,呆呆望着来人问道:“你是在叫我吗?”他可不知道这个饶铖原来的秉性。

     来人是个瘦形的男子,170厘米个头,他有些不满道:“饶铖,真不够兄弟,俱然装糊涂不认识,我是你的兄弟陈玉,咱俩可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几年不见就不认识了?”说着靠近一把拽住饶铖的胳膊,狐疑的盯注看了一阵。

     饶铖肯定不认识,冒充别人是要扮演下去,否则,就无法衔接。他装作茫然不知的表情,望着眼前的陈玉,摆出思索的神态,吭哧道:“好像在哪见过,山村……咱们认识吗?”他木讷的盯着陈玉,一副茫然的表情。

     陈玉听着一愣,急的问道:兄弟,你不会脑震荡失忆了吧?”

     饶铖顿时咧嘴一笑,瞌睡来了就有枕头,这戏衔接得自然。他故作惊讶道:“你怎么知道的,我,我被车撞了……只知道我叫饶铖,其他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你真的认识我?”

     陈玉怔了一怔,讶声道:“真被撞成这样啊,走!兄弟,我请客,咱兄弟俩好好喝几盅聊聊!”说话间,拽着饶铖朝旁侧一个小饭馆走去。

     饶铖故意胆怯的小声道:“兄弟,咱们又不认识,花你的钱是不是太……”他做出假装推脱的架势。

     陈玉可就不愿意了,瞪着眼睛喊道:“兄弟,你说啥呢,咱们哥俩打小就是好兄弟,你今日有难,我不帮手谁帮?”

     两人就这样拉扯的走进小饭馆,靠窗口墙角桌子坐下,点了几个菜,拿过酒杯倒满,陈玉递给饶铖一杯,喊道:“为咱们兄弟相逢干了这杯!”两人仰脖咕噜灌进肚里,又给满上。

     “吃菜,快动筷子,咱兄弟俩可不能客气,哥有钱。”陈玉一脸豪气,得意的拍拍手中小黑包。

     饶铖脸上现出一副憨厚老实的面孔,道:“兄弟,我真的记不起你是谁,这白吃白喝的……”说着拿出身份证递给陈玉。

     他接过一看,顿时大声嚷道:“兄弟,你看这上面不是写着咱们山村的住址嘛,没错!你就是我的兄弟饶铖。”

     饶铖憨厚的一咧嘴,讶然道:“兄弟,真是这么回事啊!”

     两人是一连喝下几杯酒,陈玉的话多了起来,他直直盯着饶铖道:“兄弟,我给你说个事,可不要生气,你的那个王妮已是别人的老婆了,生下一个女儿。”

     饶铖故作惊讶道:“王妮,王妮是谁呀?我怎么记不起这个女人,嫁就嫁吧,我都成这样了还娶什么媳妇。”

     陈玉看着他苦笑道:“说得对,你是失踪几年,王妮的家人硬是逼得她非嫁不可。可我来到城里,老婆俱然跟一个小包工头跑了,你说我算是怎么一回事,绿帽子压得我喘不过气。”

     饶铖赶紧劝道:“兄弟,节哀顺变,节哀顺变。”

     “嗯?”的一声,陈玉顿时沉下脸道:“兄弟,你这话可不吉利,你诅咒老哥是不是?”

     听得饶铖一愣,急忙解释道:“你看,我是这个意思,你的老婆抛下你跟有钱人飞了,对不对?他要是再回来,已被别的男人碾压的一塌糊涂,你还会要吗?婚姻是不是就断了,树根断掉还能成活吗?所以,这叫节哀顺变。”

     “噢……你这一说真是这么回事,来!兄弟干杯!”他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连连点头。

     饶铖急忙转移话题,道:“兄弟,你在哪里发财?”

     提到工作,他刹时来了精神,压低声音道:“兄弟,老哥我正在偷学本事,一旦学成,那可是财源滚滚……”话音未落,赶紧左右张望一眼,满脸的自豪劲。

     “什么事那么挣钱,不会是干违法的事吧,这你可不能沾染。”饶铖觉的眼前这个陈玉,是个有情有义的人,能成为很不错的朋友,所以有些关切。

     这话让陈玉不乐意了,忘了是在饭馆里,借着酒劲脖子筋一绷,喊道:“兄弟,你这话我不爱听,想想我陈玉,从小受党的教育,立志做一个有理想,有道德,有作为的人,绝不会去干那种与人民利益相违背的事,所以,以后可不能这样说话,用老眼光看待老哥,懂么兄弟?”

     饶铖觉得自己脸一定在发烫,他娘的真丢人啊,如果换做原来的自己,早就一拳把他打到桌子底下,还让他在这里刮自己的脸面,想想自己现在是身份证上的那个饶铖,只好心里憋屈的难受,强忍着。

     但他也不能没一点表示,刹时沉下脸,低声喝道:“喊什么喊,站到桌子上去,也不知道丢人现眼的,坐下!”

     别说,饶铖这一横还真把陈玉给镇住了,他赶紧一笑道:“‘嘿嘿’兄弟,你别生气,我这不是喝多了嘛,消消气。”其实,这个饶铖从小就是凶恶的人,山村里的人都怕他,当然,现在的饶铖并不知道这些事,所以装憨厚装的快要累死他了。

     饶铖依旧沉着脸问道:“说了半天,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陈玉赶紧凑到面前,一副神秘的模样,小声道:“抓鬼,做道场驱除恶鬼,那可是很来钱的。”说完一脸的眉飞色舞。

     “兄弟,这鬼你们也能抓住,别让鬼把你们给抓走了,你师父叫什么名字?”他顿时忘记自己的假身份,凶相毕露,像是在审犯人似的恶狠狠地看着陈玉。

     陈玉刹时被吓住,小时候的记忆陡然涌上脑瓜,这饶铖可是个天老大他老二的浑人,别一拳真把自己砸趴下,这人可就丢大了。他赶紧“嘿嘿”干笑两声,道:“我们公司叫做‘灵异办事处’,主任姓蒲名公,法力无边,我是亲眼看到将几个祸害人的恶鬼吸进软管里面,死死封住,一次就是几万元的收入。”

     饶铖一听笑了,心道:我可是正版的地府线人,转念一想,陈玉的老板会不会也是个线人,如果这一行真的很挣钱,不如与黑白无常哥俩合计一下,开上一家抓鬼公司,不是一样可以挣大钱吗?

     得把这事弄清楚,饶铖有些期望道:“兄弟,你真的亲眼看到抓鬼的情景,不会是你们作假,合起来哄骗人家吧?”

     陈玉一听,立马指天发起毒誓,硬说是真的,亲眼所见,饶铖算是暂时信了他的话,等晚上回去问黑白无常哥俩就清楚了。

     现在已是中午时分,饭馆的人是越来越多,说话有些不方便,陈玉站起身,道:“走!兄弟,我们出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再聊一会。”说完摇摇晃晃把帐结掉,两人手里各自拎上几瓶啤酒走出饭馆,四下张望了几眼,正巧附近有个小公园,晃悠着慢慢走了过去,还好人不多,找了一张长椅子坐下。

     饶铖灌了一口啤酒,好奇道:“陈玉,你的老板既然叫蒲公,肯定是个老头,不过这世道,老人骗起人来可是成功率极大,是吧?”说完,身子向后靠去伸直腿,让自己坐的舒服点。

     陈玉眼睛一瞪,差点没蹦起来,撇撇嘴夷然道:“兄弟,你说什么呀,我的老板是老头?要是那样我早就投靠他人,绝不会在这鬼地方耗上几年。”

     这话把饶铖搞晕乎了,有些不解的歪头看着他,逗道:“难不成是个狐狸精变成的大美女,把你给迷住了?”

     陈玉惊得站起身,瞪大双眼诧异的喊道:“兄弟,你会算卦?竟是说的如此准,我老板还真是大美女,是不是狐狸精变得,我可说不清,不过,那腰身和滚圆的臀部,简直叫你浑身发狂,害得我天天做梦遗精……”他是边说露出一副淫相,两眼发色放光。

     饶铖刹时浑身竖起鸡皮疙瘩,恶意的想道:莫不是他的老板是个女巫,表皮后面满脸皱疤的老奶奶,这陈玉童男肯定被她给破了。他小声猜测道:“看来,你一定跟她滚过床,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