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柳菲
    夏星河一愣,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然后又将资料拿在手里仔细的看了看。尼玛,还真是!还没去找,下家就已经送上门来了,这第一个任务也太顺了吧!

     看着那落拓青年,看着在地上拾捡画作的穆天涯,夏星河的眼睛里仿佛看到了一大把钞票正等着自己来捡!

     将画作装进包裹,在西装经理那轻蔑的眼神中,穆天涯落寞的朝门外走去。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酒店赶出来了。

     瞥见旁边桌上的一枚墨镜和正依偎在一起说悄悄话的男女,夏星河脑洞大开,嘴角一撇,将墨镜悄悄拿过带上,一闪身,伸出右手挡在门口,笑道:“穆先生请留步。我们老板希望你能和我们合作。”

     “你……你是?”穆天涯微微抬起头,开口问道。

     夏星河指了指胸前的阴阳鱼标志,道:“我是乾坤道盟艺术公司的业务员。是这样,我们艺术总监看中了你的画,希望你能考虑来我们公司发展。”

     这句话的声音夏星河说得很大,一来是要以绝对的品牌吸引穆天涯的注意,从而立刻拉近距离进行任务,二来也是要借着乾坤道盟的招牌给予先前鄙视自己的家伙们一个狠狠的回击。

     乾坤道盟,是千百年来保护人类世界不受外族骚扰,与妖界达成和平条约的最强联盟。其偌大的势力除了一心修道者外,还有维持其正常运作的各大纽带,在商界、兵界、艺界以及其他领域都有涉猎。在多数人的心中,它的存在仅次于神。

     夏星河搬出乾坤道盟,势必要引起一阵不小的轰动。

     这不,一听到“乾坤道盟”这四个字,店里不论是员工还是顾客都立刻炸开了锅。各种惊呼、各种议论瞬间席卷!

     先前的那几对小情侣都变得沉默起来,美女服务员则一脸震惊的看着夏星河。

     尤其是那名西装经理,看向穆天涯的眼神中,轻蔑之色瞬间荡然无存,呆滞了片刻后,眼里取而代之的是艳羡和嫉妒!

     “我……拒绝。”然而,穆天涯说出了令在场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话。

     “为什么?”夏星河也有些意外。难道,自己的伪装被这家伙识破了不成?不可能呀……

     “不……为什么,我……只画自己……想画的东西。”穆天涯口吃的回答道。他的话说得并不流利。

     这个回答让在场所有人唏嘘不已。在经历了刚刚短暂的羡慕嫉妒恨之后,看向他的一双双眼神之中再次变得不屑。嘲讽之声也接连响起。

     “切,这家伙就是个傻子!连话都说不清楚,乾坤道盟到底看上他哪点了?”

     “就是。天上掉这么大块馅饼都不懂去捡,还装什么高傲,这种人就应该被活活饿死!”

     ……

     这下夏星河可犯了难,原本自己这雪中送炭拉近关系的套路应该很成功才对,哪知道这个穷困潦倒到甚至连住宿都成问题的无业画师居然会拒绝自己,无视乾坤道盟!

     夏星河有注意到,在自己说出“乾坤道盟”这个金字招牌的时候,穆天涯的眼睛也仅仅是抬了一下,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的惊讶、谄媚和巴结。仿佛这一切事情都与他无关。

     这时候月红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幅画,是穆天涯遗落在地上的一张。

     露出可爱的小酒窝傻傻的笑了笑,月红将画递还给了穆天涯,道:“穆哥哥,你的画。”

     穆天涯的眼睛有了几分神采,一双明亮的眸子看了月红一眼,接过画,说了声:“谢谢。”

     夏星河也看到了那幅画。画里是一名抱着琵琶的古装少女,葱玉般的手指轻抚弦端,孤寂的眼神中又透着与世无关的淡然,脸上并不是艺术感的完美,而是带着几分真实的缺憾,容颜虽算不得倾倒众生,却也美得别具一番。

     在现如今的市场上,这种古人物画像属于冷门中的冷门,而且对历史少有涉猎的夏星河也辨认不出这画里的女子是古时候的哪一位,随着西方艺术的引进,一般来说,传统的山水动植物都比古人物肖像画更占市场。

     “这是姬如菲姐姐吧?”月红忽然冒出一句话来。

     穆天涯瞳孔一缩,脸上也有了明显的表情,看向月红的眼神里充满了疑惑,反问道:“你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

     月红拿出红线资料在穆天涯眼前晃了晃道:“资料上面都写着的啊。”

     “你是……”

     穆天涯惊讶的准备伸手去拿资料,却被夏星河一把拉住了胳膊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

     于是,三人离开了饭店,辗转了几个胡同后,在夏星河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座偏僻的石桥。

     桥下伴有哗啦哗啦的流水声,夏星河又领着两人沿着碎石杂草走到石桥底下,走进一处稻草和废纸箱简单铺就的桥洞。

     “这里是我临时做的基地,”夏星河向下按了按手,尽地主之谊,示意两人不要客气随便坐,“好了,言归正传。小傻帽,跟他讲讲我们的身份。”

     月红认真的点了点头,对穆天涯道:“大哥哥你好,我是月和宫下界的实习红线仙。大约在三百年前,你和一个名叫姬如非的姐姐系过红线对吧?”

     “三百年前?”夏星河忍不住插口道:“那个时候他太爷爷都还没出生好不好。”

     然而,穆天涯在短暂的愣然过后,点了点头道:“记得。虽然……是在三百一十六年零……九天前。”

     “我靠!”夏星河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尼玛就算是上辈子的事还没忘,也不可能记得这么清楚啊!

     可当他的眼神无意识的瞟向穆天涯竹筒里的那些画卷之后,先前的萌生的想法又开始动摇了。话说人死后投胎转世不都是要喝孟婆汤的么?为什么这小子还能记得前世恋人的样子?

     穆天涯看穿了夏星河心中所想,于是开口解释道:“我三百年前……喝过不朽泉水,所以……并没有死。”

     夏星河摸了摸鼻子,道:“也就是说,你这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家伙实际上已经是个三百多岁的老怪物了?”

     穆天涯点了点头。看向月红口吃的询问道:“既然你是……红线仙,那你一定能帮我……找到她,可不可以……告诉我她……在哪?”

     “嗯。”

     月红点了点头,拿出姬如菲的资料,将那红线符号和特殊文字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浏览一遍,道:“啊哈,找到了!姬如菲姐姐现在的名字叫做柳菲,按年龄算起来今年十八岁,住的地方也是在这座城市,职业是一名新出道的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