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师慈父

南宁二中徐华老师小故事

来源:[中国科学院大学在读研究生 黄晗]   发布时间:2016/4/14 10:15:45

 

作为一名分班时才转入的学生,我对徐老师有着不同于常人的特殊感情。

   中考并不顶尖的成绩让我与徐老师的班级擦肩而过,但在进入二中后我对徐老师独特的教学理念、专业的教学水平和严格负责的带班风格却时有耳闻,心中不免向往;加上对数学有浓厚的学习兴趣,更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成为徐老师亲自教导的学生。经过一年的努力后,高二文理分班时我的愿望实现了,和徐老师一起成为凤岭校区的第一批开拓者。

然而进入徐老师的班级并不等于成功,它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由于徐老师上课节奏紧凑、极有效率,班里同学的数学学习进度比我的快了大半本书,我必须在跟上现有进度的同时尽快补上之前落下的部分,因此学业压力空前巨大,我只能埋头题海、拼命追赶,渐渐适应了学习节奏,重拾了良好的学习状态。不过徐老师并不会因为谁小有数学天赋而放松要求,始终严格要求每一名学生。高一学习的如鱼得水难免让我有些自由散漫,突然进入偏僻单调的环境难免浮躁不安。这时,徐老师就会用他的传家名言敲打我:“耐住寂寞、坚韧做人”,对能做出的题目要求一题多解,我便慢慢静下心来专注学习,还在数学周记中和他交流自己感兴趣的新知识,比如斐波那契数列的研究、非标准双曲线的研究等等。徐老师很支持我的这些拓展,在寓教于乐中我的成绩基本保持在班级前十,那时我觉得自己正逐步向清华大学的目标迈进。

高二下学期时,我和班里不少同学都开始准备数学竞赛,以期获得高考加分。我们放弃了周末和暑假的大量休息时间,积极参加竞赛培训;在筹备竞赛的最后阶段,甚至暂时放下一些课程和作业,高三上学期时我无暇顾及的科目成绩持续下滑。徐老师知晓也理解这一情况,他告诉我们“冒险会付出代价也会取得收获,其中的利弊应该自己权衡,一旦作出决定就该全力以赴”。我当时也认为自己应该全力备赛,拿到加分后再迎头赶上。然而事情并不每次都如我所愿,当年10月得知自己没能取得加分资格后,我整个人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滑入灰心与失落的深渊不愿再站起来。竞赛的意外失利让我对自己的前途充满怀疑,落下的大量课程无心追赶,就连从前感兴趣的数学学习也是草草应付。徐老师察觉出了我的异样,在一个晚自习的间隙将我叫到办公室。那个平日里冷面严厉的他竟温言询问我的近况,我自然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因竞赛失利而一蹶不振,他心知肚明却也不说破,只是耐心地鼓励我向前看,不要纠结于过去的成绩,更好的明天取决于当下努力的每分每秒;在临近高考的关键时刻不应逃避,勇敢面对自己的人生才是有担当的作为。我听后十分感动也大受鼓舞,逐渐想通了自己不应太在意失利的过往和未知的将来,便重新投入了当下的奋斗。

日后无论当我在清华求学抑或是在国科大继续修读学位,每当仰望南方的夜空,我总会想起,那天在那间不大的办公室里,柔和的灯光流动在徐老师几近花白的头发上,他那充满肯定的眼神和语重心长的鼓励就像父亲厚实的手掌轻抚在我的背上,抚平我的难过无助,给予我勇敢面对挑战的力量。

严师、慈父,刚柔并济,宽严相契。在我的心目中,徐老师既严谨治学、循循善诱,又和蔼博爱、无私奉献,他对我的求知希冀和做人教导将永远铭记于心,只愿徐老师日后能轻减一身劳苦,长享天伦之乐,不负他劳心劳力殷殷栽培桃李数十年。

                    给北师大研究生作讲座

 

 

                    与2010届7、8班学生合影